那靈

我們為什麼不讚成靈恩運動,甚至採取反對的立場?因為靈恩運動並不單純在於真理的不同,因為靈恩運動中所涉及的是一個靈。

雖然我們從多方面看過方言在靈恩運動中的虛假,我們也不撇除他們中間有更多的人是落在熾熱的心靈狀況底下,被自己欺騙,自己落在自己為自己而設的心理圈套。虛假是蓄意欺騙,熾熱的心靈狀況卻是甘於自我欺騙。但是靈恩運動中有一個靈的存在,卻是不爭的事實。我不是說所有靈恩運動中的人,都有與一個靈接觸的經歷,但從各方面的觀察,從各種渠道所搜集到的資料來看,有許多在靈恩運動中的人,他們真是經歷到一個靈的存在和與他們有接觸的。

那靈的存在:一些真實個案

Bible Study Fellowship的約翰遜夫人(1) (Audrey Wetherell Johnson),於一九二零年代末期或是三零年代初期,她在英國有一次不經意地給一位從美國來的靈恩運動中人按手禱告,她隨即感受到一股奇怪但令人震動的力量 (a strange tingling power),從他雙手進入她的頭部。那是一場面對面的屬靈爭戰,並且即時展開,而得失成敗也有傾刻之間。她即時向天上的神發出一個緊急的禱告。當這禱告像箭一般射向天上的時候,這力量也即時離開,連那給她按手的人也感受到有一個攔阻的存在,立時有平安充滿了約翰遜夫人。這經歷記載在她的自傳(2)中。

Charles Hunter和 Frances Hunter(3)都是現今第三波靈思運動中傳講神醫的人。他們的神醫大會叫做Healing Explosion,趙鏞基和他有五萬會友的教會曾參加這個神醫大會的訓練。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也要求會友參加他們的訓練(4),因為他們所展現的,確有一種超自然能力,並且可以說比任何一位實行信心醫治Faith Healing 的人還大。你只要經他輕輕接觸,你就會立時躺在地上,失去知覺,有人維持數秒,也有人維持數分鐘之久。這經驗叫做被聖靈擊殺Slain by Spirit。弟兄姊妹,這不是心理,這是能力,一種實實在在超自然的能力。這能力不是出於人的,這能力是出於靈的!

溫約翰 (John Wimber) 在富勒神學院 (Fuller Theology Seminary) 和彼得魏格納 ( Peter Wagner) 所教授的課程,MC510「神蹟與教會增長」 (the Miracles and Church Growth) ,課後有實驗室環節。學生要現場「實習」如何行神蹟奇事,也要找出自己所擁有的恩賜。有一位在富勒神學院就讀的博士研究生參加了這課程實驗室環節。他在葛培理在阿姆斯特丹的大會(Billy Graham Conference on Itinerant Evangelism in Amsterdam)上作見證,關乎到在課程中所發生的一些事情、他說:「在這兩三小時的課程後,溫約翰對學生們說:要放鬆,不要蓋上你的耳朵,不要宗教熱,看一看神怎樣工作。數分鐘後,聖靈開始工作。心理系學生,神學系學生,全場學生都在聖靈能力底下,他們開始痙攣。在我一生中從來沒有見過這些真實的痙攣。有些學生在聖靈能力底下,倒在地上,他們都沒有被人碰撞過 ,他們被聖靈擊殺,他們說方言,也有人被醫治」(5)

我認識有一位牧師,他有說方的的經驗,他向我作見證他與那靈的接觸。有一天在讀聖經的時候,他讀到主耶穌在十字架上被人唾罵,而他卻是那唾罵主的人中的一人。後來「聖靈」向他說話,差他往一個工場,也給他能力,從口中直灌入腹中數次之多。使他發出響聲,甚至外人也可聽到,因此找舍監前來探索究境。

弟兄姊妹,當你面對這些記載,你還需要什麼證據,去證明靈恩運動中除了虛假和不正常的心理反應外,還有那一位靈的存在?

試驗結果那靈是邪靈

「靈恩運動的靈不是邪靈!」是那一位說方言的弟兄信誓旦旦地親口向我說的。在談論試驗靈恩運動的靈之先,讓我繼續約翰遜夫人的故事。

那一天晚上在她所住的大樓中,約翰遜夫人坐在火爧旁,閱讀那位替她按手靈恩運動的W先生的作品。約翰遜夫人在她的自傳中沒有告訴讀者誰是W先生。她只提及他是從美國來的。約翰遜夫人所讀的那部書是早前她的朋友送給她的。這部書中包括了據說他曾叫一位「死了」的人復活的事蹟。他就像以利亞一般,躺在那身體上七次之多。後來這位女仕從「死亡」中出來,走到樓下,並且奏出一些美麗音樂,充滿房子。突然間,在讀這書的時候,約翰遜夫人感受到房中有一股邪惡勢力的存在。內心的不平安促使她將那部書拋入火爧,立時那邪惡的感受也消失於無形,而神的同在卻安慰了她 2 。據說,直到今天Bible Study Fellowship仍是拒絕邀請那有說方言經歷的人與他們一同待奉。

約翰遜夫人感受到那被驅走的邪惡,而霍士達博士 (Dr. K Neill Foster) 6 在他的自己驅逐邪靈(the deliverance ministry) 的事奉經驗中也有這體驗。在他所驅逐的邪靈中,有四份一人有因為走入了那「錯誤」的靈恩,接受了迷惑。這些人大部份都說方言。而在他自己所接觸說方言的人中,有八成是虛假的方言7 。在另外一篇文章中他說有九成8。

弟兄姊妹,有一點不可不題,霍士達博9士在一九四三年重生(估計是七至八歲),十三年後(約二十歲)經歷聖靈充滿。一九八三年在富勒神學院碩士畢業,一九八八年在富勒神學院得博士學位。而溫約翰和魏格納於一九八二年在富勒神學院開辦了MC510的「神蹟與教會增長」直至九八六年還繼續開辦。霍士達博士的碩士和博士正是溫約翰和魏格納的院系所頒發的。在霍士達博士的書中,他並不遮掩自己認同林前十二章的九種恩賜今天還繼續運行。他也認同今天是有真方言的存在。

他知道有一位弟兄試驗方言四十年,發覺到十位中有九位是虛假,是出於邪靈的。從他另外一篇文章中,可以推測他所說的弟兄可能是Archie Ruark。在Archie Ruark的一生中不斷有驅逐邪靈的事奉。這位弟兄保全了一個簡潔的記錄。在他數百個驅逐邪靈的經驗中,有很多都關乎到將他們從說方言的經歷中救出來。他計算過,在他驅逐邪靈的事奉中,所接觸說方言的人最少有九成是假的。Dorothy Brotherton10記載了Archie Ruark的經歷,遺憾的是至今我還不曾找到這部書 。

麥格羅博士 (Dr. Gerald McGraw) 11 也在試驗中試出那說方言的靈是出於撒旦的。從美國各州都有人來要求麥格羅博士試驗那使他們說方言的靈。這些人每一個年齡都有,每一性別都有,也有來自各宗派的。試驗的結果卻使他感到震驚,因為在試驗中,有九成說方言的靈是邪靈,是從撒旦來的。至於剩下的一成是否出於神的,我們就不得而知。麥格羅博士為此在一九七四年寫了一篇文章,刊登在Alliance Witness的期刊上,題目是「要試驗方言」(Tongues Should Be Tested) 12。

據麥格羅博士和霍士達博士說,他們不是惟一的兩三位試驗出那靈是邪靈的人。在過去的世代和今日的世界中,還有很多弟兄姊妹有相同的經驗和發現。這些人包括J.A. McMillan13,Paul Rader,Ernst Rockstad,翟輔民( R. A. Jaffray),也可能包括宣信博士。

那靈是邪靈

弟兄姊妹,當你面對這些記載,你還需要什麼證據,去證明靈恩運動中的靈,是一位邪靈?

若果追朔靈恩運動的起源,每一部記述他們歷史的著作,都會描述那被他們稱為「聖靈」的靈,使他們瘋狂,混亂,大哭,狂笑,抽筋,倒地等等。現今更有狗叫,獅子吼。弟兄姊妹,你能從聖經中找出相同的例子嗎?彼得被聖靈充滿,有大哭,狂笑和抽筋嗎?哥尼流和他一家受聖靈的時候,有瘋狂和混亂嗎?保羅叫弟兄不要醉酒,反倒要被聖靈充滿。他是指弟兄姊妹不要因酒放蕩,乃要因聖靈倒地,瘋狂和獅子吼嗎?弟兄姊妹,那靈是聖靈嗎?

熟悉美加基督教靈恩運動圈子的人都知道,在他們中間,有很多不道德,騙財和淫亂的事。在靈恩運動中所高舉的是聖靈與人的同在,和給予人聖靈的恩賜。難道聖靈與那不道德的人同在?難道聖靈賜恩賜與那騙財的人?難道聖靈會使用那行淫亂的人嗎?

若果細心觀察現今靈恩運動的範圍,不難發現靈恩運動中的靈,不單與靈恩運動福音派教會中人同在。那靈所給的「恩賜」和彰顯,也與聖公會,天主教,東正教,耶和華見證人,摩門教同在。不但如此,在各種各樣的異教中,也可找到那靈的蹤影。弟兄姊妹,你告訴我,聖靈會如此行嗎?

有人參加了靈恩運動中的神醫大會,雖被宣佈得醫治,卻仍死亡。有人曾追蹤溫約翰在澳洲的神醫大會,發現所有被宣佈得醫治,全沒有得醫治。彼得魏格納(Peter Wagner)宣稱他那醫病的恩賜是醫治長短腳。弟兄姊妹,這些全是謊言。神若果要醫治,有什麼病會難倒衪?神若給人醫病的恩賜,衪只給他那醫治長短腳的恩賜嗎?弟兄姊妹,說謊言的靈是聖靈嗎?聖靈是有限制的嗎?

四個功課

在試驗方言中可以總括了下列四個功課:

第一:就是出於邪靈的方言為數眾多。他們大部份都在私下的時候說方言,有些人懷疑自己所說的方言是否出於神,不過他們大多數相信試驗會證明他們的方言是出於神。有部份五旬節運動( 泛指第一波跟隨者)和靈恩運動( 泛指第二波跟隨者)中人都承認說方言的邪靈確實存在,但他們卻相信自己的方言是真實的,不用試驗。

至於霍士達博士,他對自己試驗的結果和所達至的百分比有保留。因為他認為來找他試驗方言的人,大都懷疑自己所說的方言,所以結果証明說方言的靈,是出於邪靈的較多。但是我個人卻相信,那沒有尋求試驗的人,他們更是被邪靈迷惑,相信自己的方言是真實的。

第二:就是建壯的基督徒也會被邪靈入侵。麥格羅博士曾試驗一位能幹,有天聰的,各方面都平衡,可靠的,又常常帶人信主的姊妹,她只在私下說方言。最初的試驗似乎証明是聖靈,不久另外有一個靈出現,表達出他對基督的忿恨,和對試驗他的人的忿恨。

第三:就是使人說方言的靈極為詭詐。有一位聰慧的大學女生,每次靈修說方言後,都感受到靈性的興旺,但試驗後卻知道使她說方言的是邪靈。另外有被試驗的人,她身上有一邪靈使她說方言;同時另有一邪靈名叫「真方言」使她相信自己說的是真方言;此外,還再有一邪靈使她「感覺」因說方言而被人拒絕。

第四:就是很小的地步也會使人被邪靈入侵,特別關乎到錯誤解釋聖經。有一位宣道會牧師,就在他探訪一所五旬節教會時,表達出對方言的期望。他並沒有熱切尋求方言,但方言卻特然到臨到他身上。

神的保守?

這個靈是否從神而來?我詢問那位說方言經驗的弟兄:「你有沒有按聖經試驗他呢?」他開首打了一個突,隨即回答我說,他曾禱告神,若果若不是出於祂,求主攔阻。我打從心裡作了一個比喻:弟兄姊妹犯罪的時候,若果祈禱神說,若果這不是出於祂,求主攔阻。請你告訴我,神會攔阻你犯罪嗎?這不是神能否的問題,這是你要犯罪和不犯罪的問題。你能否因為神沒有攔阻就作結論說這犯罪是出於神?

請弟兄姊妹思想一個問題,若果你要不信主,神會攔阻你不信祂嗎?同樣,若果你要犯罪神會攔阻你不犯罪嗎?弟兄姊妹,恐怕我們在犯罪上都有經驗,神是不會攔阻的。弟兄姊妹,神有一個屬性,與撒旦不同,祂不會強硬闖入人心,以壓逼姿態,奪取人的自主權,使人作出不是出於自己的決定。充其量,神會感動,也會催迫,神斷斷不會為你作決定,更不會使妳成為機器,順從祂的決定。不犯罪,是人自己的決定。不信主,也是人自己的決定。若果你羨慕那經歷,若果你要嚐一嚐說方言,你就不能倚賴神的保守了。

總要試驗

「親愛的弟兄阿,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約壹4:1)
「不要藐視先知講道,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1)

聖經教導我們,凡靈都不可信,總要試驗。試驗不單在於那靈,凡事都要察驗。早於使徒約翰時代,在基督教會和弟兄姊妹中間,已經有那不是出於神的靈的存在。在哥林多教會也出現方言的混亂,雖然在神所默示底下,保羅不曾禁止方言,但他提出對方言的管理和規定,就顯示出方言有假冒的可能。結果在哥林多前書成書(約在主後五十五年)後大約三十年,約翰壹書就叫我們看到那靈確實地在小亞細亞一帶教會中出現。(約翰壹書大約成書於在主後八十五年)。這靈或許藉著雛形的諾欺底主義出現,也未嘗不可。

我十分相信神的大能,因為例如約伯,若果沒有神的准許,撒旦不能動他分毫。那麼你可能會問,若果神的靈既然住在我們裏面,基督徒為何還有邪靈的入侵?這問題並不新鮮,早於賓路易師母(Jessie Penn-Lewis)14之前,這問題己經在在眾人腦中盤恒。只是當溫約翰在靈思運動第三波中的權能佈道,高舉驅逐邪靈的事工,這問題漸趨於白熱化,不但在未信主的人中,也在信主的人中。從此,信徒會否被鬼附,就成為眾人的爭論。

事實上,哥林多前書和約翰壹書已經在隱約給了我們一個答案。但麥格羅博士的經驗12,更加引證了信徒會被邪靈入侵。為什麼會這樣發生?我們裏面神的靈會容許另一個靈與祂同住在人裏面?我承認,這是超乎我所能理解的,不用說去找出答案。不過,讓我嘗試再次用那先前所題到的例子,來看一看信徒被邪靈入侵的原因。

邪靈入侵的原因

我相識的一位弟兄,他有和靈的接觸的經驗,雖然那靈沒有經過試驗,但在多位牧者的眼睛底下,都有著邪靈的影子。這位弟兄在傳統的非靈恩教會長大,但卻在禱告中突然說起「方言」來,在神學院對他的履歷審閱中,將他個人屬靈經驗歸入靈恩類別。原來當他在神學院讀書其間,他的室友是在五旬節教會的信徒。他自己的畢業論文是有關今天還有沒有方言和恩賜。他的結論是有的。在寫論文期間,他探訪靈恩教會,並認為跟隨他們的儀式沒有任何不妥。他也認為神召會教堂內的擺設能喚起信徒向神敬拜的心。結果在某一天,當他禱告的時候,他突然說起「方言」來。他禱告神說,若果這不是出於他的,求神攔阻。結果,神並沒有攔阻。

讓我們再談一談約翰遜夫人的經歷。當她在英國預備出發到宣教工埸的時候,她熱切盼望成為主所要的最好的樣式。她渴望能夠經歷慕安德列所談論的「聖靈的豐盛」(The Fullness of the Holy Spirit)。慕安德列雖然卻十分強調靈浸和第二次祝福,但他從來沒有說方言。

有一天約翰遜夫人碰到一位朋友,她竟然告訢約翰遜夫人說:「神告訴我你正在尋找一些你沒有的東西,你正在飢餓正渴望尋求神一次新的撫摸 (a fresh touch of God)。」她邀請約翰遜夫人前往探訪那從美國來的W先生。W先生是靈恩運動一中堅份子。約翰遜夫人請求她的禱告密友Phyllis為她禱告,她也會在與W先生會晤之前切切的禱告。但是,約翰遜夫人請求她不要祈求她會或不會說方言。她只是要知道神的旨意。

那一天早上六時正,她獨自一人前住樹林安靜,在林中禱告到八時半,才前往赴約。這時候,她的禱告密友Phyllis也在室內為她禱告整整一小時了。有禱告經驗的人都知道,整整一小時為單一件事祈禱甚是困難。可見Phyllis小姐的禱告生活如何深入。

在與W先生會晤時,她和W先生在真理上有些地方不能同意。因為W先生告訴她,聖靈只是與施達德(C. T. Studd),賓路易師母(Jessie Penn-Lewis),邁爾博士(Dr. F. B. Meyer),慕安德列(Andrew Murray)和摩根(Campbell Morgan)等人同在,卻不是在他們裏面(with them but not in them)。除慕安德列外,約翰遜夫人和他們都私下都有認識的。因為羅馬書8:9節的緣故,她不能認同W先生所說的,但她也因W先生的說話而感到困惑。後來W先生要求和她一同禱告。當時,他們相距大約二十呎,各自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在沒有事先得到約翰遜夫人的同意,在她低下頭禱告的時候,他卻靜靜地行前來,按手在她頭上。以後的故事,就是我從前所說的,那靈要進入她裏面,但神卻攔阻了。

弟兄姊妹,為什麼一位得著方言,另一位卻擊退了它呢?兩位都立時向神禱告,為什麼只有一位蒙神保守,另一位卻得著方言呢?原因是:第一,因為人已經在真理上已經站在錯誤的地位;第二,因為人已經在心底下羨慕那「方言」;第三,因為人已經傾向靈恩,與靈恩有接觸而不認為有任何不妥。

雖然聖經告訴我們,「那在你們裹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壹4:4),我們不要就此放下對靈恩的戒心,甚至看它如平常。神的能力是大的,在祂的保守下,仇敵真的不可將我們從祂手中奪去,或是加害我們。「我們知道凡從神生的,必不犯罪,從神生的必保守自己,那惡者也無法害他」(約壹5:18)。但是神的保守是在乎人的投靠。明知而開門揖盜,是信徒招惹邪靈的最大原因。

真理的謬誤,錯誤的教導,將方言說成得救的憑據,或是得著靈浸的印證,將信徒帶離聖經根基,這些都是等同為撒旦開啟了大門。而當信徒羨慕靈恩和說方言等等的恩賜,就像往地上為仇敵鋪上了紅地毯。加上信徒被教導放鬆自己的思想,放鬆自己的舌根,那更是為仇敵打開大門,他就進來了。

弟兄姊妹,不要被人欺哄。雖然不接受那沒有繙譯的方言,但去接受那私下說的方言;或是輕看靈恩運動,看它等同一些謬解聖經的宗派;或是存著「那在你們裹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的念頭,而探訪靈恩聚會;或是像年青人嚐試第一口煙的心態,要去體驗方言,那時說方言就會突然進入,甚至在你禱告的時候,甚至不用人的按手。加上若果個人裏面有隱藏的罪惡,或是曾接觸邪靈偶像秘術,或是在教會和弟兄姊妹中間別有企圖用心等等,邪靈就更容易假冒聖靈,賜下方言的「恩賜」。

詭詐的靈

談到靈的試驗,我想,弟兄姊妹會想起麥格羅博士(Dr.Gerald McGraw) 的說話:「使人說方言的靈是極為詭詐的。」

聖經上給撒旦很多的描寫: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啟13:9);,是天空屬靈氣的惡魔(弗6:12);是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弗2:2);是管轄這幽暗世界的(弗6:12);是世界的王(約8:44);是在叛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弗2:2);是不守真理的(約14:30);從起初就犯罪(約壹3:8);是說謊人之父(約8:44);是迷惑普天下的(啟13:9);是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啟13:10);他從起初是殺人的(約8:44);現今仍是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

撒旦是屬靈氣的惡魔。他的國度不單是這個世界,也包括另一個幽暗的世界,他是空中掌權者的首領。我們放眼看一看這世界,無論是看得見的,或是看不見的,都在撒旦的權下。撒旦的本質就是不守真理,他從起初就犯罪,並且殺人,現今仍四處尋找可吞吃的人。他使用的方法是控告,是在神面前藉著我們的失敗軟弱和犯罪來指控我們。在我們身上,他也用說謊和迷惑。撒旦是說謊人之父,在他轄管底下有污鬼和邪靈,他們也是如此。這些污鬼邪靈也許各自有他們的領地,如波斯有波斯國的魔君(但10:13),而希臘有希臘的魔君(但10:20)。

面對撒旦的詭詐、謊言和迷惑,聖經約翰壹書4:1節教導我們說:「親愛的弟兄阿,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約壹4:1)!」約翰壹書是神給我們一本教導如何分辨的書。約翰壹書第四章教導我們如何分辨那出於神的靈和不是出於神的靈。另外透過第一章,我們知道誰是與神相交的;透過第二章,我們知道誰是認識神的,又知道誰是住在主裹面,誰是住在光明中;透過第三章,我們知道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見他,未曾認識他;犯罪和不犯罪就顯出誰不是神的兒女和誰神的兒。

試驗要小心謹慎

當我們面對面碰著一位靈,或是我們面對一位有著一位靈的人的時候,聖經教導我們「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聖經第二個的教導是「總要試驗」。而試驗的標準,就是「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約壹4:2)。這個標準在於「認」。「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約壹4:3)。所以,凡「不認」或是「沒有認」耶穌的靈,都不是出於神。

運用這個試驗要小心和謹慎。因為這個試驗是一個最終的試驗,是最後的一個方法。若果在試驗中因錯誤,疏忽,或是大意,所造成的禍害,將是無可補救的。面對試驗的結果,縱然我們發覺試驗中間有錯失,對結果有所懷疑,但被試驗者卻可以以此為最終的判定。所以除非條件成熟,其它檢定的方法無效,約翰壹書4:1節的試驗,在我看來,方可使用。

什麼才是條件成熟呢?成熟的條件一定定包括有那靈的人的合作。願意合作的最佳明證是那人主動要求試驗。對於已經接受那靈的,他們往往不會有試驗那靈的念頭,若果試驗是出於第三者的催迫,或是那人出於利益性的考慮,試驗恐怕會帶來不可靠的結果。因為誰會知道那靈的回答呢?只有那人才會知道,若果那人稍稍傾向那靈,或是為利益和為自己面子的緣故,試驗的結果就會出現偏差。在這情況下,除非是那靈親自回答,我們不容易知道那靈的答案。所以,不要急促的試驗,多用時間,多有禱告,多有等候和觀察,在其它檢定和查驗的方法不能達至結論時,才考慮面對面的試驗。若有任何不確定的環境和因素,試驗不應該進行。

什麼是其它檢定的方法呢?在試驗靈的事上,約翰壹書4:1節到4:3節是最佳也是終的方法。但它卻不是惟一檢定和查驗的方法。請問弟兄姊妹,是否凡靈都要試驗呢?不是的。親愛的弟兄姊妹,有些靈是不用試的,要試的是那些你「肯定」是從「神」來的靈。若果那靈的顯現,是陰深恐怖,使你汗毛豎立的,你不用試驗也知道那靈不是出於神。使人犯罪的靈你需要試嗎?說謊的靈你需要試嗎?和真理違反的靈你需要試嗎?你需要試的靈就是你看不出他有問題的靈。你需要試的靈就是那使你感受到是從「神」來的。不要急促進行試驗,應該首先觀察,然後查証。

若果有任何弟兄姊妹,身上彰顯著那靈的能力或是宣稱「有」聖靈,但從內心甚至在言語和行為上出現驕傲,自誇,浮躁,甚至紛爭,肉體和情慾等等,請你告訴我,你還需要試驗那靈嗎?「惟獨從上頭來的智慧,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多結善果、沒有偏見、沒有假冒」,雅各書3:16-17節就是這檢定的方法。不符合雅各書3:16-17節的靈,就不是出於神的。

靈恩運動從開始就表現出有靈的存在。當靈恩運動在一百年前出現的時候,弟兄姊妹用哥林多前書十二至十四章已經能夠分辨出那靈不是出於神,因為他們的聚會混亂,多人說方言,並且多是同時說的,又沒有繙譯。若果那靈是出於神的,聚會就不會落在這樣的情況中。他們只是美其名說讓聖靈自由運行,讓人在真誠和釋放底下敬拜主。其實,總總表現都不符合聖經的原則 (Unscriptural) 。不符合聖經的靈,就不是出於神的。

結語

今天靈恩運動確實與一百年前的不同。九七年去世的溫約翰不再強調方言,不談論靈浸。現今靈恩運動的聚會中,有實行哥林多前書十二至十四章的管理和規定。若有人說方言,不會多於三人,並且輪流說的,也有繙譯。若果沒有繙譯,方言就留在私下說,他們情願聚會中多實行先知講道。Chuck Smith的Calvary Chapel Movement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們甚至著書立說,揭露和攻擊那些「激烈」的靈恩運動份子。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應否因外面的改變而改變了對靈恩運動的看法並且接受它?從前那靈不是出於神的,今天會否因外面的改變而變作是出於神的呢?

十多年前溫約翰在澳洲曾被人詢問,因他素來強調權能佈道,為什麼在他的五十多首詩歌中只有一兩首題到十字架。我想,聰明人會即時計劃,要在人不知不覺中趕寫詩歌,提高那十字架詩歌所佔的百分比。弟兄姊妹,苦果他們這樣行,我們能否因此說他改變了?撒旦是說謊人之父,是迷惑普天下的。聰明的人況且知道改變,何況那「極為詭詐的靈」。

靈恩運動從開始就表現出違反真理的事情和教導,摩根博士(Dr. Campbell Morgan) 稱他為撒旦最後的嘔吐(the last vomit of Satan) ,陶雷博士(R. A. Torey)認為靈恩運動顯然不是出於神,而是所多瑪所建立的。愛倫沙(H. A. Ironside)說:「聖潔和五旬節運動是令人感到厭惡、迷惑及瘋狂的運動。」靈恩運動雖然在外面改變了,但掩藏的仍是那靈,外面的改變只是那欺騙的技倆。他們的靈,仍是那違反真理的靈。親愛的弟兄姊妹,靈恩運動的靈還需要試嗎?

--------------------------------------
1       Audrey Wetherell Johnson,是二次大戰前中國內地會宣教士,她在一九三六年到達上海,曾在上海任教江灣聖經學院。
大陸赤化後,於一九五二年她在美國加州開始了Bible Study Fellowship的查經課程。
2       Created for Commitment A. Wetherell Johnson,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Inc, Wheaton, Illinois, Page 55- 60
3       Foundation Magazine, July-September, 1987
4       Hunters的訓練課程在一九八七年之前已經有國語和廣東話的版本
5       Foundation Magazine, Volume IV Issue 3 for , 1983,請參閱綱址:http:www.americanpresbyterianchurch.org/fuller_seminary.htm
6       Dr. Kenneth Neill Foster, Chief Executive Officers, Christian Publications Inc., Camp Hill, Pa
7       The Third View of Tongues, Dr. Kenneth Neill Foster, Horizon Books, 1994, P89
8       Dehereticizing the Montanists, Dr. Kenneth Neill Foster,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2001,
        http://www.christianpublications.com/Publishing/Authorinfo/Kfoster3.htm
9       http://www.kneillfoster.com/resume.html
10      Quiet Warrior, Dorothy Brotherton, Beaverlodge, AB: Spectrum Publications, 1991
11      Dr. Gerald McGraw是美國喬治亞州宣道會(Christian Mission Alliance)  Toccoa College的神學院教授。我從神學院中知道他
        現今居住在南卡羅連納州,似乎在半退休狀態 (Adjunct to the College)。
12      Tongues Should be Tested, Dr Gerald McGraw, The Alliance Witness, June 5, 1974, Tongues Should be tested
        一文現今可在http://www.midcry.org/tongtest.htm中找到。
13      我不曾有機會閱讀他們的作品,但從一些評論文章知道,靈恩運動中也常引用他們的作品,特別在第三波的權能運動
       和驅逐邪靈的事上。其中J.A. McMillan是他們所特別喜愛的。
14      賓路易師母曾出版多本關乎靈裛爭戰的書,著名的有”War on the Saints”和”The Warfare With Satan”

 

初稿:2003年12月26日
第一次修改:2004年5月3日
第二次修改:2005年10月10日
第三次修改:2010年5月15日

[回到靈恩運動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