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現像

本文大部份取材於: 
http://gospel-herald.com.noorbergen/glossolalia_book1/g1_ch1-1.htm
http://www.bible411.com/glossolalia/index.htm
http://www.wayoflife.org

靈恩運動中的教會和信徒與傳統教會的最大和最明顯的分別,在於說「方言」的表現。在討論靈恩運動的時候,「方言」的現像就自然地成為首先要探討的問題。

方言的希臘文是Glossolalia,即tongue speaking或是speaking in tongue。這現象自一九零一年以來己經不再陌生。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這二十年中,這方言現象曾經被人類學家,語言學家,生理學家等等研究,並且刊登了多篇論文,也有一些研究出版成書,今天在亞馬遜綱站還可以買到。

很多人曾將靈恩運動中的方言錄下,再將它用拼音寫下來。Way of Life 的Mr. David Cloud就是其中一位。他曾在靈恩運動說方言的時候,在現埸用拼音寫下方言:「Bubblyida bubblyida hallelujah bubblyida hallabubbly shallabubblyida kolabubblyida glooooory hallelujah bubblyida」,事後他將拼音和錄音帶確認。另外也有人錄下另一位天主教修女Nancy Kelly的方言,用拼音寫下後。她的方言是這樣的:「Shananaa leea, shananaa higha, shananaa nanaa, shananaa leea」。從這拼音中看,弟兄姊妹,你會承認方言是一種言語嗎?它還是一連串古怪重覆的響聲?

靈恩運動的宣稱

靈恩運動中的教會和信徒,宣稱這一連串古怪重覆的響聲是聖經上的方言,是天使的言語,是聖靈禱告的說話。

我相信,任何一位在阿皆老街上行走的小巴中的人,都會有這問題:「你如何知道你說的是聖經上的方言?」親愛的弟兄姊妹,若果作碰到有人說,他是說方言的,請你問他這個問題。這問題只是一個常理,若果你宣稱這一連串古怪重覆的響聲是聖經上的方言,這就是他的責任證明他所宣稱的。你想,他們怎樣回答呢?

我認識一位浸信會牧師1,他告訴我他有方言的恩賜。但他不常常說方言,只有在聖靈感動下才說。他告訴我,他不知道自己所說的是什麼。他曾求神賜他譒方言的恩賜,神沒有給他,也沒有為他預備有譒方言恩賜的人,將他所說的方言譒出來。談話完畢後,我才發覺我忘記了一條重要的問題,就是他如何知道他所說的,是聖經上的方言?

靈恩運動中說方言的人,並不知道他們自己所說的是什麼,但他們卻可以宣稱這是天使的言語,是聖靈禱告的聲音。
說方言的人常常這樣說:「噢!這是天使的話語。」請問,說方言的人聽過天使的話語麼?若果沒有,他們怎樣知道這是天使的話語呢?。或許,他們只是猜測這是天使的話語?若果這是天使的話語,那麼天使的智慧肯定不如人類,他們說話的器官,也沒有人類的發達。請停一停,我想起了,聖經曾記載天使和人對話(但9:17,路1:28)。他們不是用這些聲音的,他們是說人的言語!不是這些bubibala,或是Shalanala。

另外,還有說方言的人這樣說:「這是禱告的話語,是在靈裏的禱告,是聖靈的代禱。」更加奇怪,連自己也不明白的聲音,怎會是自己的禱告。「這是靈在禱告。」說方言的人說這是聖靈的言語,祂在說方言的人裏面向神禱告?相同的問題:說方言的人聽過聖靈向神禱告麼?他們怎樣知道這是聖靈向神禱告?還是這只是他們的猜測?聖經曾記載聖靈向神禱告。祂的禱告,只是一聲聲歎息,是說不出來的歎息(羅8:26)!

聖經上有說方言的記錄,除卻哥林多前書第十四章外,其它地方再沒有有關方言的全面和有系統的教導。說方言是一件歷史事實,但聖經上卻沒有把方言說成一個真理,叫人有在何的遵守和追求,相反哥林多前書第十四章,所教導的,卻是對說方言的種種限制。

親愛的弟兄姊妹,「如何知道你說的是聖經上的方言?」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喃喃的說話,連自己都不明白的聲音,又怎知道這就是聖經上的方言?他們從那裏知道這就是方言?他們聽過聖經上的方言麼?或是有人聽過聖經上的方言,就告訴他,你所說的就是方言?靈恩運動中在一九零一年元旦日凌晨第一位說方言的歐姿曼小姐(Agnes Ozman),她如何知道她所說的是方言?她的老師巴罕(Charles Parham),又如何肯定她說的是方言?

弟兄姊妹,在我們討論現今還有沒有方言的恩賜以先,或是討論可否私下說方言以先,我們應該首先要知道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是否聖經上的方言。若果否定他們的「方言」是聖經上的方言,一切的討論就不再需要了。

當我們面對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時,我們都失了方寸,忘記了誰應當負責舉証(The burden of proof)。法律上有一規矩,誰宣稱,誰舉證。警察說他殺了人,警察就要證明他確實殺了人。舉證的責任是在警察身上。若有人宣稱他有說方言的恩賜,他就有責任去證明他所說的:第一,是聖經上的方言;第二,他所有的,是出於神所賜的。親愛的弟兄姊妹,讓我告訴你,十個宣稱有說方言恩賜的人,恐怕十個也不能回答這問題。

聖經上的方言

方言第一次出現是在五旬節聖靈降臨後。經文記載在使徒行傳2:1-12節。在整段經文中,「方言」一詞不曾在和合本中出現,但它卻在英文欽定本(KJV)中的徒2:4節、徒2:8節和徒2:11節出現。在新美國標準聖經(NASB)和新國際譯本(NIV)中的徒2:4節和徒2:11節出現。在欽定本(KJV) 徒2:8節中的「方言」一詞,在新美國標準聖經(NASB)譯作our own language,在新國際譯本(NIV)中譯作own native language。即我們自己的本地話。至於和合本徒2:4節的「方言」譯作「別國的話」,徒2: 8節則譯作「各人的鄉談」,徒2:11節則譯作「我們的鄉談」。無容置疑,方言第一次出現是別國的話,是各人的鄉談,從天下各國來的人,在使徒行傳的記載中,大概有來自十七個不同地方的人,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沒有透過繙譯,聽到自己的鄉談,自己的言語,並且各人都聽得明白。

方言第二次出現是在義大利營的百夫長哥尼流的家,哥尼流是外邦人。經文記載在使徒行傳10:44-48節。當彼得向哥尼流和一切在他家裏的人談論福音的時候,聖靈降臨在一切聽道的人身上,他們就說方言,稱讚神為大。徒10:46節的「方言」一詞,在所有譯本中都譯作「方言」。在這段經文中,沒有解釋方言是什麼。但我們從彼得的見證,大約可以判定這「方言」與五旬節的「方言」一樣,是別國的話,是自己的鄉談。彼得怎樣說呢?他說:「這些人既受了聖靈,與我們一樣」(徒10:47)。另外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中,彼得再作見證說:「知道人心的神,也為他們作了見證,賜聖靈給他們,正如給我們一樣」。由此判定這「方言」與五旬節的「方言」一樣,相信這是一個合理的判定。

方言第三次出現是在以弗所的十二個門徒身上。經文記載在使徒行傳19:1-7節。這十二個門徒只知道約翰的洗,也未曾聽見有聖靈賜下來。後來他們聽了保羅的說話,奉主耶穌的名受浸。受浸後,當保羅「按手在他們頭上,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又說豫言」(徒19:6)。所有譯本在徒19:6節都用「方言」一詞。雖然沒有任何經文解釋方言是「別國的話」,但新國際譯本(NIV)的旁注卻說「方言」又作「其它言語」。

此外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到第十四章是提起「方言」最多的經文,在「和合本」共二十四次,在欽定本(KJV)中共二十三次。不同的那一次是在林前12:30節中的「豈都是譒方言的」。這一節經文在三本英文聖經中譯作「豈都是譒譯的」。所以欽定本比和合本少了一次。

靈恩運動認為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到第十四章沒有解釋方言是什麼。他們甚至說,根據林前13:1節,方言是天使的話語,並且根據林前13:14節,方言是靈裏禱告的說話。這些「方言」是什麼,恐怕沒有人知道。但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到第十四章方言的意思,卻可以在林前14:21節所引用的以賽亞書28:11節知道。哥林多前書的「方言」,就是以賽亞書的「外邦人的嘴唇」,也即是「別國的話」。絕不是現今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沒有意義、沒有文法、沒有結構、沒有內容,只是將一連串古怪重覆的響聲組織成倣似一句說話的方言。

林前14:19節說:「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和合本中的「萬句方言」在各英文譯本中都譯作 ”ten thousand words”,即一萬個字的方言,弟兄姊妹,看見嗎?是「字」,不是響聲。「字」是有意義的,響聲是沒有意義的。聖經上的「方言」由字組成,是有有意義的言語。

林前14:2節說:「他在心裏講說各樣的奧秘。」沒有內容的響聲如何講說各樣的奧秘?林前14:4節說:「說方言是造就自己。」連自己都不明白的聲音如何造就自己?林前14:4節說:「我若不明白那聲音的意思,人必以我為化外人,我也以他為化外人。」這樣說來,現今靈恩運動中說方言的人,都是化外人了!

方言的目的

以賽亞先知在距今二千六百多年前寫下神的說話,「主說,我要用外邦人的舌頭,和外邦人的嘴唇,向這百姓說話,雖然如此,他們還是不聽從我(林前14:21)。」在聖靈的感動下,保羅將這話放進林前14: 21節中,然後再繼續用那非常清楚,毫不含糊地的話說:「這樣看來,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作先知講道不是為不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信的人」(林前14:22)。這裡不信的人是以色列人。而這兩節經文不單告訢了我們方言是什麼,也告訴我們為什麼有方言。

在二千六百多年前,神為什麼要用「外邦人的舌,和外邦人的嘴唇」來向以色列人作證據?因為他們不聽從神的說話,而神的審判快到。類似的警告散佈在舊約中。「外邦人的舌,和外邦人的嘴唇」,就是百姓被擄分散,剩下的被異國所統治。請再看一看耶利米書5: 15節的說話:「以色列家阿,我必使一國的民,從遠方來攻擊你,是強盛的國,是從古而有的國,他們的言語你不曉得,他們的話你不明白。」「外邦人的舌,和外邦人的嘴唇」,就是那將要來的審判的證據。這是方言的第一個目的,就是向不信和背道的以色人作證據。

果然,八百年後,不信的耶路撒冷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毀滅,並且荒涼達一千八百多年。以色人分散,直到十九世紀未才開始陸陸續續地回到以色列地。

徒2: 1-12節記載在五旬節的那一天,耶路撒冷聚集了從天下各國來的猶太人。他們很多都明白希伯來文和當時通用的希臘文,相信他們也認識他們僑居地的鄉談。這些虔誠的的猶太人,卻是不認識主耶穌基督的人。當聖靈降臨後,聚在一起的門徒,「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方言)來」。在那一天裏,神用了外邦人的舌,和外邦人的嘴唇,就是聖經上的方言,向這不信的百姓作了證據。在他們驚訝猜疑的時候,神用彼得的一篇道,得了三千個靈魂。方言的第一個目的達到了,有部份不信和背道的以色人開始回轉。

徒10: 44-48節記載哥尼流和他家裏的人的方言,給了彼得一個強而有力的證據。在徒15: 6-11節的記載中,他向耶路撒冷教會中的使徒和長老作見證說:「…神 ...賜聖靈給他們,與我們一樣。」彼得怎樣知道神賜聖靈給他們呢?就是用方言。神用方言向耶路撒冷教會中的使徒和長老作證據,證明神接納外邦人加入教會,與以色列人相同。這是方言的第二個目的。

徒19: 1-7節記載十二門徒得聖靈,神用方言見證了保羅所提到聖靈降臨的事。當時十二門徒所在的以弗所,是羅馬帝國的第二大城。在耶路撒冷被毀,眾使徒離世後,相傳使徒約翰就遷居此地。以弗所的重要性因此就不言而喻了。先前阿波羅曾在這裡工作。他說話強而有力,但他只知道約翰的洗而不知道主耶穌。無怪乎神用方言來證明保羅所說的,又證明他的說話帶有使徒的權柄。這是方言的第三個目的。

林前14:2節和是方言的第四個目的,就是講說各樣的奧秘。當聖經正典還未成立,使徒又不像今天可隨時接觸到。我們就可以理解到為何神要用超自然的方法,來將福音的奧秘,基督的奧秘,或是其它的奧秘向人啟示。

方言的第五個目的,就是林前14:4節所說的「造就」。「造就」不單是造就自己,也是造就教會。神賜下方言,使人沒有經過學習就可以用別國的言語講說話。在同一時間神也賜下譒方言的恩賜,叫人明白所講的說話,以至得到造就。

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有沒有這些目的?完全沒有!若果有的,只是那奇異和激情的表現,將人心拉攏起來。弟兄姊妹,我們雖然不能限制神的工作,但你能否告訴我,基於我們從聖經中找到方言的目的,教會今天還需要方言嗎?

靈恩運動的方言在異教和異端中出現

在一九六八年三月,有一位人類學家名叫George J. Jennings,他在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cientific Affiliation 發表了他一篇名為An Ethnological Study of Glossolalia2 的調查報告。他發現原來在這個世界上,在超過十七個非基督教民族的宗教中有說方言的言象,範圍由北美印第安人到千里達的土人,由澳洲到非洲的蘇丹,由北大西洋的格陵蘭到南美安第斯山脈等等,都發現有這方言現象。不但如此,這方言現象今天在很多宗教中都有出現,如西藏僧侶、摩門教和天主教等。

在歷史上,最早的方言現象發生在1100BC,記載在Report of Wenamon3。Report of Wenamon是關於一位Amen偶像的敬拜者,他被一位「神」附身,然後發出一些像說話的奇怪聲音。七百年後,希臘的帕拉圖Plato在他的Phaedrus中也記載了他熟悉的幾個家庭,用奇怪的聲音向他們家中的偶像禱告。

無論你橫看這世代,或縱看歷史,方言現象在很多非基督教的宗教中都有出現。它不是靈恩運動所獨有的。因這緣故,親愛的弟兄姊妹,若果方言是聖靈的恩賜,為什麼它會在異教和異端中顯現?難道神也給這異教和異端聖靈的恩賜?

靈恩運動的方言不是語言

在科學家的研究底下,不少方言都被錄音,反覆的重播分析。靈恩運動中的方言,對科學家來說,並不陌生。研究後,他們也為靈恩運動中的方言下了一個結論:它並不是一種言語,不能由來傳遞任何信息。

雖然沒有一位言語學家認識今天世界上所有的三千多種言語。在洛杉機加州大學的非洲言語學家William Welmes 4,憑著他對一百多種言語的個人認識和對所有報告過的言詰都有研究的經驗來說,若果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是非洲過千種語言的一種,他有90%的機會能在一分鐘內認出它來。他曾下結論說,靈恩運動中任何的一種方言,都不屬今天世界上三千多種言語的一種。

William J. Samarin 5是多倫多大學的人類學家。他說,方言並不神祕,因為它們可以用錄音機錄下來,它們很容易得到。基本上它們不是一種言語,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出它們可以用來溝通,傳達任何意思。

既然不是言語,不可以用來溝通,它怎會在講說各樣的奧秘?它怎會是天使的話語?怎會是聖靈的禱告?

靈恩運動的方言有地域性

Dr. John P. Kildahl 是一位基督徒,他是紐約Lutheran Medical Centre in Brooklyn的臨床心理學家,也是New York Theological Seminary神學院的教授。他在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資助底下,從一九六五年開始,為方言現象作了十年的研究。他曾和靈恩運動中的人有很多接觸和通訊。其後他出版了the Psychology of Speaking in Tongues一書。

他發現到,說方言者的語調和他們的帶領者有相類似的地方。若帶領者的方言帶希伯來文語調和風格,他的跟隨者所說的方言也帶希伯來文語調和風格。每一個靈恩團體的帶領者各自有他們自己獨立的語調和風格。他們的跟隨者所說的方言,也就隨著帶領者的語調和風格,慢慢形成為一個獨特的靈恩團體。因此外人可以將個別靈恩團體,按著帶領者和他的跟隨者所說方言的語調和風格,個別地分別出來。

弟兄姊妹,若果方言是天使的話語,那麼天使也有分民族性,也有分地區性的麼?若果這方言是神所給的,為什麼方言會有地域性?會有鄉音?難道天堂也分民族,也分國家的麼?

靈恩運動的方言是可以進步的

另外有一些語言學家研究了說英文的美國人和所說說英文的英國人方言。研究報告說,雖然彼此的研究都有差異,但大體上他們都同意,雜然兩國家的語言相同,但他們的方言卻不同。而不同的方言有著不同程度的結構。有些結構很差,有些比較上在結構中稍有系統。研究也發現,說方言的人很多時會將他們「差勁」的方言慢慢磨練和練習,使這些方言在語言學上有進步,隨著時間的進展,方言的系統性慢慢加強。

他們也發現到,若果有一位著名的說方言者路過某一靈恩運動的教會,那教會的方言語調和風格,也會隨著這路過的而改變。他們或多或少地受著那人的影響,隨著他個人語調和風格改變。

親愛的弟兄姊妹,若果方言是神所賜的,為什麼它會改變和進化?也隨著名人的到訪,使方言的語調和風格產生變化?明顯這些方言是倣效而成的。

靈恩運動的方言有心理解釋

在一九六八年九月,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cientific Affiliation有一篇文章,名為Behavioral Science Research on the Nature of Glossolalia。這文章恐怕是研究方言現象最詳盡的一篇文章。它有下列的結論:

1.      方言現象是一種遠古而廣泛的現象,多與宗教有關。
2.      方言現象多在歇斯底里,心靈分離與現實和心神恍惚的民眾中出現,也有在個人單獨時出現。
3.      方言現象並不特別與某一種性格相連。
4.      在不同的社會和文化背景底下,方言現象可被看為因心靈或思想不正常而產生的偏差行為,而這偏差行為卻被在那獨特社會和文化背景底下的眾人看為「正常」的行為。

  1. 方言現象是一種只有部份發展的聲音,這聲音使用說話的器官來表達說方言的人內心的精神。
  2. 方言現象可被看為是「自我」的一種健康「退化」,用以帶出方言的人看為更有創意的生命。

Dr. John P. Kildahl也總括了在靈恩運動中,當人說方言的時候,大抵有下列五種情況出現:
1.      說方言的人和帶領者有一「磁」性的關系;   
2.      說方言的人正經歷一種內心的困難;
3.      說方言時,他們都在強大情緒環境支配底下;
4.      說方言時,身旁有「支持」;

 說方言之前,曾接受有關說方言重要性的宗教教導。

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有虛假

有一位傳講受浸才得救的牧師Rev.Wayne Wells,有一次在維珍利亞海灘 (Virginia Beach, 一處類似淺水灣的旅遊地點,在美國東岸維珍利亞州) 看見有一班人到處招攬遊客,八十美元五課,包學會說方言。

Jack Hayford曾教導他的女兒學習方言。當她感受到她的方言並不是一種語言的時候,她向父親出疑問。但她的父親卻鼓勵她說,你總需要有開始的地方。你應該求神增加你說方言的能力。Jack Hayford曾出版一部有關方言的書。他在聖路易參加 ”Celebration Jesus 2000” 的時候,向大會報告,有很多不是靈恩的人從他出版的書中學會說方言。弟兄姊妹,神的恩賜是否這樣容易得到?你們去買一本教人如何傳福音的書,讀完後,看看自己有沒有傳福音的恩賜?

在聖路易的路易士安娜,天主教的一位主教,Bishop Sam Jacobs of Alexander,吩咐人張開口,像嬰兒般說話。若果在開始的時候學會嬰兒的方言Baby Tongue,他就慢慢學會像大人般說方言了。另外一個匪夷所思!弟兄姊妹,我相信你第一次聽到Baby Tongue,對嗎?神的恩賜有Baby Tongue的恩賜嗎?神的恩賜會從Baby長大至大人嗎?

一九八七年Mr. David Cloud在紐奧良New Orleans參加一個靈恩聚會。睌堂完畢後,參加者被要求留下參加一個After-Glow的聚會,教導他們如何得到靈浸和說方言。他們首先要作一個信主的認罪禱告,將自己的思想放開,也將口鬆開,然後說出一些奇怪的聲音,神會將他變成方言。可以學習的方言,就不是神的所賜的方言!

靈恩運動中譒方言的虛假

聖經對公開說方言的教導是:「若沒有人譒,就當在會中閉口(林前14:28)。」弟兄姊妹,你信不信有人明白方言所說的,將它譒譯出來?言語學家己經肯定了,靈恩運動中的方言不是一種語言,它沒有結構,沒有文法,它只是將一連串聲音組成傚似句子的說話。但奇怪的是,竟然有人宣稱自己有譒方言的恩賜,在聚會中能將方言譒出來?!

他們的譒譯,常常是按大意譒譯。當人說完一大段方言後,譒譯者常常會解釋那人是感謝神和讚美祂。有時候譒譯者會說他正為他自己和別人向神求引導和力量。大概有三分一時候譒譯者會完整地解釋那人所說的。但他們很少將方言一字一句的將方言譒譯出來。

Dr. John Kildahl要知道譒譯的準確,他就將所錄下的方言,私下分別向幾位不同的譒譯者播放。結果十分令人驚訝,因為他們各自的譒譯完全不同,惶論準確。對同一段錄音,有譒譯者說他為自己的兒子健康禱告;也有譒譯者說他為教會籌款活動成功感謝神。誰對誰錯?他們說,神給這人這一個譒譯,給那人那一個譒譯。他們並不為自己辯護,他們看,不同的譒譯是有可能的,所以都是準確的。真是匪夷所思!

Dr. John Kildahl6要進一步尋求答案。他認識一對宣教仕夫婦的兒子,他曉得非洲某一種語言。他攜同他到某一處聚會中。到適當的時候,當有人開始說方言,他站起來用非洲士話背誦了主禱文。當他坐下的時候,有人替他譒譯,說他談論到主很快就回來。弟兄姊妹,你們說,這些譒譯者是否虛假,他們是否假先知?

靈恩運動中的方言不是出於神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看見嗎?靈恩運動中的方言不是出於神的。因為:第一,在世界各地拜偶像的民族都有它的足印;第二,在基督教的異端中也有出現;第三,它們是無結構、無意義的聲音;第四,它們與帶領者有關係多於與神有關係;第五,他們的方言可以學習,可以進化。並且,也是最重要的,這些方言,並不是言語,不是聖經上的方言,也不帶有任何聖經上所說的目的。

靈恩運動中的方言確實有心理的背景,它的出現,可能因為人自己的情緒上渴慕,加上在理性上被說服,並且在某一特定環境下,碰上在心靈上有難處,而身旁有「支持」者催促和按手等等。很多時候,那倣似帶領者的「方言」就會衝口而出。面對這些方言現像,我們並不需要常常用超自然去解釋,說它們不是出於神。另外這些方言現像,很多是由於人參予一些深沉和有目的的宗教活動和敬拜而引發的。

結語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在傳福音的時候,有意或無意之間都會見證我們的神是有條理的神,我們的信仰是經得起歷史考驗,經得起科學考驗的。一位有條理的神會否叫人發一些毫無意義的聲音?「舌頭若說一些不容易明白的話,怎能知道所說的是什麼呢?這是向空說話(林前14:9)!」弟兄姊妹,神會叫你向空說話麼?

我們所信的神既然是有條理的神。祂就不會作無意義、無目的的事,也不會作希奇古怪,雜亂無章的事。今天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有沒有條理?有沒有意義?有沒這些目的?今天靈恩運動的方言,有沒有造就人?有沒有「奧秘」?他們連自己的方言也不明白,遑論「奧秘」和造就。弟兄姊妹,當啟示完成後,神還有需要用方言去啟示那些「奧秘」嗎?

今天靈恩運動中的方言己經不帶有任何前文所述的目的,在他們來說,方言是得救的憑據,也是得著靈浸和聖靈充滿的憑據。並且在他們中間也成為「屬靈」的標記。我從來未聽過神的恩賜,會那樣地泛濫在教會當中。弟兄姊妹,請你看一看,這個恩賜,只要你祈求和尋找,都可得著!我們所信的神是真理的神,若果恩賜被曲解,真理錯誤地傳遞,神豈會繼續用方言來他們作印證!我十分相信,當人拿恩賜來作「屬靈」的誇傲,若果他們的方言真是聖經中的方言,神已經早早的將它收回了。

說方言是一種恩賜,傳福音也是一種恩賜。但我聽到人談論說方言的恩賜,多於人談論傳福音的恩賜。說自己有說方言恩賜的人,恐怕也比說自己有傳福音恩賜的人多。每一種恩賜,都可以證實是或不是,惟獨方言,只要你大聲說,這些bubibala,就是聖經上的方言,人就失去了常理,蜂擁前往,也要在其中得一些好處!

親愛的弟兄姊妹,若果你有經文支持「方言」只是一連串古怪重覆的響聲,請告訴我。若果你認為這一連串古怪重覆的響聲的「方言」是天使的話語,或是靈裏禱告的說話,請告訴我,你如何知道?你聽過天使的話語和靈裏禱告的說話,或是有人聽過而向你證實?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有沒有足夠證據去不相信靈恩運動中的方言是從神而來的?你還接受沒有譒方言的,就留在家中私下說好了的建議嗎?靈恩運動中的方言不是從神來的。它們有些是出於心理作用,有些是虛假,更有些是出於撒旦。神若許可,我會談論到靈恩運動中有一位靈,而這靈不是出於神的。靈能使那出於心理作用的方言,將那虛假的方言,成為他所使用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看完這篇文章,你能否回答別人的詢問,或是靈恩運動跟隨者隨時的挑戰。你能否去告訢他們說:「方言」是「別國的話」!

----------------------------------
1        我認識這位牧師有三年多一點的時間後,才知道他說方言,和在靈裏有一些奇異的經歷。
2        An Ethnological Study of Glossolalia , George J. Jennings, Professor, Emeritus of Anthrology (Geneva College),
              http://www.asa3.org/ASA/PSCF/1968/PSCF3-68dyn.html
3        Report of Wenamon, George A. Barton, Archeaology and the Bible (Philadelphia: American Sunday School Union page 33
4        William Welmes, Professor of African Language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Los Angeles, Christianity Today, Nov.8, 1963
5        William J. Samarin, Tongues of Men and Angels (New York: Macmillan, 1972),這部書可以在亞馬遜綱站購買,
         大概US$75, Professor of Anthropology and Languist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

6        Dr. John P. Kildahl, The Psychology of Speaking in Tongues, (Harper & Row), 1972, pages 62-63

 

初稿:2003年12月26日
第一次修改:2004年5月3日
第二次修改:2005年10月10日
第三次修改:2010年5月15日

[回到靈恩運動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