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源流

為靈恩運動下一個定義是困難的事,因為他們本身的教義參差不同,又彼此相敵,甚至被外人看為靈恩運動中的人,他們卻稱靈恩運動巳成過去。而靈恩運動發展極快,靈恩教會團體與非靈恩教會團體界線漸趨糢糊,事實上極多非靈恩教會團體採納靈恩教會的宗旨、思維、音樂和聚會形式,而靈恩運動中的方言現象也散播於非靈恩教會團體中。雖然信徒中有講方言經歷的,教會團體也用他們音樂和聚會形式等等的,實際上他們對靈恩教義卻不甚認識,更談不上接受。

在缺乏教義的分辨底下,普遍基督徒只能靠少數行為和現象來作界定。

靈恩英文一詞來自希臘文的Charisma,意思是出於靈感的恩賜(an inspired gift1),在現今靈恩運動中普遍地指著哥林多前書12:4-11節中的九種恩賜來說。在某一些靈恩運動團體中,恩賜的種類會隨著羅12:3-8節和弗4:11節等等而擴張至十多種。雖然如此,其中他們多強調信心、醫病、異能、先知(或是預言)和方言。

傳統的主流靈恩教會如神召會和五旬節教會,強調信徒要追求靈浸,達到全人成聖。靈浸為信徒帶來使徒時代的多種屬靈恩賜,使信徒能有效見證主和事奉主,也使信徒能過完全成聖的生活。靈浸的外在表現是說方言,說方言是得著靈浸的第一個證據。何時得著靈浸呢?有靈恩教會說在得救時,所以說方言是得救的憑據;也有靈恩教會說是得救後的追求,與救恩並沒有直接聯系。

六七十年代到現今的靈恩運動強調其它恩賜,如信心,行異能、醫病、趕鬼和說預言(先知),等恩賜。目的是教會增長,建立神的國。神是永恒的君王,信徒本身最大的事奉是敬拜。所用的方法是音樂,集合了生動活潑的敬拜,加上神蹟奇事,就是現今靈恩運動的特點。溫約翰的葡萄園運動對非靈恩教會的最大影響是「神是君王」的觀念。他的葡萄園音樂和敬拜,是現今教會普遍所實行和運用的。

強調信心走出了Kenneth Hagin的信心運動(Word-Faith / Positive Confession) 和趙鏞基的信心孕育(Incubation)。強調醫病趕鬼走出了溫約翰的權能佈道。強調神蹟奇事,就追求能行神蹟奇事的方法,與新紀元運動和很多的祕術沾上關係。這些都是現今靈恩運動的一些思潮和支流。

靈恩運動中有一支流,稱為「一神」靈恩(Oneness Pentecostals),或是「唯獨耶穌」(Jesus Only)。他們不承認三位一體的教義,他們認為耶穌是神,在顯現時可以是聖父,或是聖子,或是聖靈。他們受浸,只奉耶穌基督,並不奉父、子聖靈的名。在一九九七年,「一神」靈恩稱他們共有一千七百萬跟隨者。其中最著名的有最暢銷書籍「追求者」(the God Chasers) 的作者Tommy Tenny。前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據說和「一神」靈恩有超過表達二十一年的友誼。

靈恩教會教渴望回復使徒時代的教會光景,得著這些屬靈恩賜,使教會像昔日般能行神蹟奇事,增長速迅。他們看這才是「全備福音」和「純福音」。

在這些觀念底下,靈恩教會團體多以聖潔、五旬節、使徒、信心、全備福音或純福音等名字加在教會團體名稱當中。至於參加溫約翰的葡萄園運動的教會團體只稱為葡萄園基督徒團契(the Vineyard Christian Fellowship)。

第一波靈恩運動

第一波靈恩運動在一九零一年一月一日正式發生,它在西方社會普遍稱為五旬節運動(Pentecostal Movement),產生了我們今天熟悉的神召會和五旬節教會。

認識靈恩運動,就要明白他們的教導。靈恩運動經過一百年共三階段的發展,教義也有很大的轉變。為了容易掌握,首先談談最古老而我們今天又熟悉的神召會(The Assemblies of God)。

神召會相信聖經是神所默示,完全無誤,是生活和信仰的最高權威。他們信神是三位一體的。接受人的隨落,也相信人的拯救是藉著主耶穌基督的代贖,是靠恩典,憑信心得的。人信主得救後,有聖靈的內住。浸禮是向世人表明我們與基督同死,也與基督同活,並且在新生命中而行。神召會相信主的再來,信徒被提,千禧年國度,最後的大審判和新天新地。

到這裏為止,他們所信的,與我們相同。但下面卻不是我們所能接受的。

神召會相信人信主後雖然有聖靈的內住,他們仍要尋求聖靈的浸。靈浸為信徒帶來生活和事奉的能力,得著屬靈的恩賜並且可以在事奉中使用它們。重生與靈浸不同。重生使人稱義(to be justified),也帶來聖靈的內住。靈浸卻使聖靈的豐富流出,使信徒的敬虔加深;信徒的奉獻加強;對基督、神的話語和失喪人的靈魂的愛心加大。總而言之,靈浸使信徒能過成聖(to be santified)的生活。當信徒得著靈浸時都會說方言。說方言是靈浸的第一個證據。靈浸也就是聖靈的充滿,所有巳經得著靈浸的信徒應該不斷追求聖靈繼續的充滿。

神召會教導信徒要明白和存著感恩的心來追求靈浸。要從心底裏承認靈浸是聖經的教導,在真理上準確。要承認一切所知的罪和願意在神的管理底下過公義的的生活。要在敬拜中表達出讚美和崇拜。要向那用聖靈施浸的主表明你是因祂的榮耀而渴慕靈浸。要向一切在靈裏湧出的交出自己,讓裏面的湧流藉著敬拜,讚美和崇拜被釋放出來。

另外神召會相信從病中得醫治是救恩的一部份。在救贖裏,信徒可以從病中得釋放。

在這眾多的教義中,有四點是神召會的主要教義(the Cardinal Doctrines):

第一:透過相信主耶穌的個人救恩 - Personal Salvation through faith in Jesus Christ
第二:有方言為證據的靈浸 - Spirit baptism with evidence of tongues
第三:神聖的醫治 - Divine Healing
第四:主第二次降臨 - Second Coming of Christ

這四點也是靈恩運動中四大信條,它們又被稱它為四方福音(Four-Square Gospel),名稱借用啟19:16節「城是四方的,長寬一樣」。在他們而言,這四大信條就是福音的四個房角石。

神召會看完整的救恩分成兩部份。第一部份是稱義(Justification),第二部份是成聖(Santification)。稱義在信主時得著,並且有聖靈的內住。成聖是與罪分離,也將自己獻與主,是信主後的追求。成聖的關鍵在於靈浸,靈浸使信徒有力過成聖的生活。得著靈浸後,信徒仍要追求聖靈的不斷充滿。這種成聖觀念,有著衛斯理約翰的第二次祝福論(the Second Blessing)的影子。

聚會中,他們強調讓聖靈自由運行,人一切的規條,程序都不應成為攔阻。人的情緒也不被禁止。最好的聚會是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人帶領的痕跡。他們看,這才是回復使徒時代教會的模式。

「一神」靈恩(Oneness Pentecostals)或獨一耶穌(Jesus Only)

在一九一六年十月,當神召會成立不久,五旬節教會就從他們中間分裂出來。今天「一神」靈恩中最大的國際聯合五旬節教會(the United Pentecostal Church International)和神召會在基本教義上相同。但在下列的地方有明顯的分岐。

國際聯合五旬節教會不承認神是三位一體的。神在創造時是天父,在肉身顯現時是神的兒子,住在信徒心裏是聖靈。他們的浸禮不是奉聖父、聖子和聖靈的名來施浸。他們只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來施浸。他們承認水沒有什麼使人得救的能力,但他們卻認為浸禮不單是一個儀式,他們說是浸禮救恩的一部份,是進入天國所必需的。

國際聯合五旬節教會反對神召會將救恩分成兩部份,就是重生時所得的稱義和得救後要追求靈浸以至成聖和可以過成聖的生活。五旬節教會看從靈裡生就是靈浸,靈浸使信徒加入並成為主身體的一部份,使信徒能夠進入天國。重生、聖靈的內住和靈浸和是同一時間發生,而靈浸的證據是說方言。所以說方言就成為得救的憑據。

國際聯合五旬節教會看救恩是神的恩典,是透過向耶穌基督的信心,不是靠行為。在耶穌裏的信心是人得稱義的途徑。一個罪人,要同時相信福音,要為自己罪惡的生活悔改,要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浸和接受聖靈的恩賜,每一方面的信心和順服就與神的恩典一同工作,使人與神和好。

總括來說,傳統靈恩運動的教會和團體強調說方言,因為方言是靈浸的證據。只是神召會看靈浸是得救後的追求;國際聯合五旬節教會看靈浸是與得救同時發生的。神召會反對將方言看成得救的憑據,而五旬節教會反對將主的救思看為不足夠,要加上人的追求。除此以外,五旬節教會和神召會的分別就在三位一體的教義和對浸禮的看法。

第二波靈恩運動

一九六零代靈恩運動進入第二波,它進入了基督教主流教會的圈子。今天我們熟悉的全備福音國際商人團契就在那時產生的。這時期的五旬節運動才被稱為靈恩運動(Charismatics Movement),或新靈恩運動(New Charismatics Movement)。

第二波靈恩運動的教導與第一波靈恩運動沒有基本上的差異。第一波靈恩運動在基督教圈子普遍受到拒絕,而他們也樂於建立自己的教會和圈子。凡在別的教會聚會而接納了靈恩,他們若不是自己離開,就是被驅逐。第二波靈恩運動改變了基督教圈子中主流教會對靈恩運動的態度。這些主流教會包括了世界基督教協進會,天主教,聖公會,路得會,循道會。可以說,靈恩運動透過第二波加入了普世教會合一運動(Ecumenical Movement)。接納靈恩的,不再離開原本所屬的教會,以至方言如野火般在這些教會中漫延開去。

第二波靈恩運動發生於美國加州Van Nuys聖公會的St. Marks Episcopal Church。其後透過在南非出生的「五旬節」先生Mr. David du Plessis進入了世界基督教協進會World Church Council和天主教。另外,在帳蓬和電視的佈道家Mr.Oral Roberts,他本來是五旬節聖潔教會Pentecostals Holiness Church,卻創辦了超宗派的Oral Roberts University,並且在一九六八年加入循道會。最後的是他摩示Demos Shakarian所創辦的全備福音國際商人團契Full Gospel Businessmen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FGBMFI)和美國南方浸信會的Pat Robertson。全備福音國際商人團契原來大部份是有色人種,藍領階級,低收入人仕的第一波靈恩運動在第二波中進入白人圈子和白領階級,使靈恩運動的形像有全面的改變。而Pat Robertson在電視的佈道,所創立的Regent University,Christian Broadcast Network(CBN)和他在一九八八年參加了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競選,大大提高了靈恩運動在普遍世人眼中的地位,使靈恩運動得到世俗的認同。

第三波靈恩運動

在一九八二年當溫約翰(John Wimber)的葡萄園基督徒團契(Vineyard Christian Fellowship)與南加州數間教會組成葡萄園教會聯會時,第三波的靈恩運動正式開始,被稱為神蹟奇事運動(Signs and Wonders Movement)。很多追求聖靈的牧師,傳道人和佈道家,不願意和靈恩運動有任何名義上的聯系,故此樂意接受神蹟奇事運動的名號。

神蹟奇事運動可算為在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y Seminary)所孕育的。其中除溫約翰外,還有富勒神學院的教授魏伯納。權能佈道(Power Evangelism)是他們所提倡的,目的是使天國的權能在佈道中藉著神醫趕鬼等等彰顯出來。第三波靈恩運動不再強調靈浸,但他們卻高舉聖靈的啟示、知識的言語,先知預言等等,

神蹟奇事運動將靈恩運動推展到福音教會的圈子中。不提倡靈浸並不等同於拒絕方言。神蹟奇事運動仍然懷抱著說方言和繙方言等恩賜。他們雖然不接納靈恩運動有關的靈浸教導,但他們追求聖靈的彰顯(The magnifestation of Holy Spirit),卻仍是不折不扣的靈恩運動。聖靈的彰顯在部份第三波靈恩教會中生出被聖靈擊殺(Slaying of Holy Spirit),Holy Laughter,Roaring in the Spirit等等各種奇怪的現像。

第四波靈恩運動

發展到今天,有人提倡福音教會的大聯合,稱為第四波靈恩運動,如同第二波靈恩運動和第一波靈恩運動的關係。但是在第四波靈恩運動中,所聯合的,卻是天主教,東正教,甚至是印度教,佛教和回教。

驅使這些宗教大聯合,其中最大的原動力在於「靈修神學」在靈恩運動中被推舉。第三波靈恩運動將方言運動從聚會中轉變為私人靈修生活的環節。從中再加上見異象,說預言等等,在各方面滿足林前十四章的要求。在近十數中,這些私下靈修的經驗,在「學術研究」美名底下,發展為「靈修神學」。這靈修神學,不單在基督教圈了中行流,也在各宗教中發展茂盛。既然在各宗教中人都可以藉「靈修神學」碰見神,為何不可以接納其它宗教。

第四波靈恩運動尚在發展階段,似乎還缺乏如第三波靈恩運動中如約翰的人物來振臂一呼,所以尚待發展。雖然如此,有推測啟示錄十七章中的「大淫婦」(啟17:1),可能是這宗教合一也未可知。

靈恩運動第一個錯誤:第二次祝福論

傳統也是主流的靈恩教會教義可以總括如下:
1. 在主耶穌裏信徒得稱義(不包括成聖);
2. 得稱義後要追求成聖;
3. 成聖要透過靈浸;
4. 得靈浸的證據是說方言;
5. 全備福音包括神醫;

另外部份靈恩教會有下列特別的教義:
7. 神位一體(即反對三位一體);
8. 受浸是進入天國所必須的;和
9. 奉主耶穌的名受浸(不奉聖父聖子聖靈受浸)。

基本上靈恩教會對聖經,救恩和末世的看法都和傳統基督教會相同。

上述第一到第三點與早於靈恩運動二百五十年,衛斯理約翰的第二次祝福論(the Second Blessing)的神學理論根基拉上關係。在一九七六年種籽出版社曾譒譯發行一本書,書名「屬靈偉人得力的秘訣」,這部書隱約中有著這個影子。筆者去年在多倫多我們買了它的英文版They Found the Secret。這書在基督教圈子是一部名著。

當人回轉歸向神,神就在恩典中赧免人先前所犯的罪,信徒也就開始了受神不斷試驗的一生。若果有一天他失敗犯罪,又沒有即時悔改,他會失去了與神的和好。為了避免落在這個情況和常常保持與神的關係,信徒雖要一個進深的工作和恩典,就是成聖。稱義只是除去罪的果子,成聖卻拔去罪根。這就是第二次祝福。

要得著第二次祝福,首先要渴望成聖;其次向神要完全順服,放下人一切所有所求;最後要憑信心宣告己接受了聖靈的進入( to claim the incoming of Holy Spirit),聖靈就會如火燒去我們的肉體,情慾和一切緊緊纏繞我們的罪根。聖靈使人的靈魂不單在愛裏能夠完全,並且純潔如同隨落前的亞當。

這個教訓主導了在美國從衛斯理約翰開始的聖潔運動,經歷了兩次的大甦醒運動(the Great Awakening),直到靈恩運動在一九零一年開始為止。

弟兄姊妹們,謬誤的誕生,很多的時候是從靈性的追求中產生。弟兄姊妹有追求是好的,但很多弟兄姊妹都都有一個經驗,就是在靈性上似乎走到一個地步再無法前進。例如在肉身上有纏累自己的「小罪」或是揮之不去的「個人的罪」;不能勝過肉體;不能脫離世界的吸引。在事奉上無力;在靈性上又沒有喜樂和平安。聚會的確是常常參加,靈修讀經也沒有停止過,禱告也努力維持著,也有向人傳福音。但剛剛所描述的情形卻總是不能脫離。

有人忍受不了離開主,有人轉往別的教會尋求別的慰藉,有人在屬靈智識中藉著擴展領域來得著滿足,有人在宗教團體中追求影響力甚至權力。但其他對神有過認識的就在神面前切切懇求。衛斯理約翰和「屬靈偉人得力的秘訣」一書中的「屬靈偉人」就是這些弟兄姊妹。

在這光景的弟兄姊妹曾經歷了救恩,認識了神,也得了稱義,並且有聖靈的內住。他們卻也誠實地承認他們所缺乏的是一個力量叫他們能過成聖的生活。裹面的空虛,需要一個實在的來填滿。錯誤就從這裹開始。無論聽過或沒有聽過第二次祝福論,人總是渴望這個力量。這渴望將人的尋求從內心(inward)轉移到外面(outward)。歷史上那些屬靈偉人得力時所有的大喜樂,從內心所湧流不斷的讚美,就成為渴望的人內心的等候。他們願意為這事祈禱到半夜,都是為到這個時刻和這個經歷。

美國肯薩斯州(Kansas)靈恩運動的祖師巴罕(Charles Parham)就在這情況下將他的神學院學生留到半夜,在一九零一年的元旦日凌晨,他的學生歐姿曼(Agnes Ozman),就發出奇怪的聲音,再沒有任何理據底下,他們說這就是聖經上所說的「方言」。甚至有人傳出她說的是中國話。她的老師巴罕為這情況定性為「靈浸」,說方言就成為這「靈浸」的證據。從此靈恩運動看重生稱義和有聖靈內住為第一次祝福,得靈浸成聖是第二次祝福。靈浸又可被稱為被「聖靈充滿」、「聖靈恩賜的澆灌」、「父的應許」、「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天上的賦與」等等。

與救世軍、弟兄會和芝加哥慕迪教會有密切關係的Harry A Ironside曾為這第二次祝福論寫了一部書,書名Holiness: the False and the True。內客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有關他個人在這事上的見證,熟悉英文的弟兄姊妹可以從這綱頁(http://www.presenttruthmag.com/archive/VI/6-7.htm)讀到;第二部份有關他在成聖教義上的教導,弟兄姊妹可以從這綱頁(http://www.wayoflife.org/fbns /holiness3.htm) 讀到。

弟兄姊妹,不要忘記那住在我們內心的聖靈。我們不需要那外來的「聖靈」。「靈浸」不是聖靈充滿。千萬不要透過經歷去理解神和聖經,要透過神和聖經去審查經歷。更不要從歷史中建立教義。

靈恩運動第二個錯誤:高舉「感觀」上的經歷

靈恩運動第二個基本錯誤是高舉「感觀」上的經歷,在聖經中尋找「適用」的經文來支持,然後用這「引證」了的經歷去解釋聖經。這些所謂「適用」的經文,往往出使徒行傳中所發生過的事情,而不是新約書信的教導。

他們的經歷純粹是當他們得著他們所謂的「靈浸」或是「聖靈充滿」時的一些奇異表現和情緒的波動。通常他們會喃喃自語,發出一些聲音。他們稱這些聲音是「方言」。有人從他們的聚會中用錄音帶將「方言」錄下,再用拼音寫出來,就是這樣的:「Bubblyida bubblyida hallelujah bubblyida hallabubbly shallabubblyida kolabubblyida glooooory hallelujah bubblyida.」。另外較為普遍的表現會有飲泣,甚至是號啕大哭。有時侯會有多人同時哭號。有時不只大哭,也有人大笑,稱為Holy Laughter。也有人手舞足蹈,稱為「跳靈舞」。有人會跌在地上,短暫地失去知覺。他們稱呼它為Being slain in Spirit,即「被聖靈擊殺」或是「被聖靈擊倒」。他們甚至在聚會的程序表中預設一個程序,名為Carpet Time。他們也有人預備毛巾為躺在地上穿裙的女仕蓋身。在「多倫多祝福」Toronto Blessing這教會中,有人會瘋狂大笑,甚至像動物吼叫一般。

高舉感觀上的經歷,不會審查它是否準確。「尊重」感觀上的經歷,就不會加上任何限制。不審查會帶來錯誤,不限制會帶來混亂。當這些奇異表現和情緒的波動被定性為聖靈的工作,誰人敢去審查、限制和禁止呢?聚會只會在正常安靜中開始,而在混亂中結朿。在靈恩教會的聚會中,秩序的規範是不存在的。

高舉感觀上的經歷,會使有這經歷的人自覺靈性長進,得著聖潔。甚至比其它信徒高人一等。他們的「熱心」是必然的,他們會熱切地幫助別人去得著這些經歷,他們也熱切地代禱,見證和傳福音,否則如何去表現他們「高超的靈性」?情緒的高漲,在回落的時候往往會帶來更多的陰暗。所以不要被這些「外面的熱心」吸引了。要詳細察看和杳詢,當他們獨自的時候和在情緒回落後的屬靈境況是怎樣的。

高舉感觀上的經歷,會使有這經歷的人,自覺和不自覺地輕視那些只讀聖經和持守真道但沒有這經歷的信徒。因為注重感觀上的經歷,他們輕視真理,真理不及經歷的寶貴,經歷凌駕於真理之上,真理是為經歷而服務的。

這些感觀上的經歷其實並不是什麼真實生活上經歷神,或是屬靈生命的對付、學習和成長。大哭和大笑豈會叫人聖潔?按理貓叫狗叫或獅子叫也不能叫罪根除滅。在地上小睡一回又怎能叫人靈性長進?我更加不明白,奇異的聲音又怎能叫人愛主?靈恩運動中人究境是愛主還是愛這經歷?

靈恩運動第三個錯誤:高舉使徒行傳的歷史

靈恩運動第三個基本錯誤在解釋聖經。他們用歷史支持「感觀」上的經歷,再將它擴展成為教義,是人人需要跟從的。他們所用的歷史是福音書和使徒行傳中所發生過的事情。而在福音書和使徒行傳中他們也只引用施洗約翰和主耶穌關乎靈浸和方言的經文。他們的教義並不建基於新約書信中。

Alferd H. Pohl是加拿大五旬節使徒教會(Apostolic Church of Pentecost of Canada, Incorporated.)的牧師。他自小在五旬節使徒教會長大,受浸和被按立。也在他們的神學院任教五年,並且在聯會中任差傳部長五年。足跡遍及全加拿大大部份的五旬節使徒教會。在面對神學生的問題時,他深深地研讀聖經,也慢慢察覺到五旬節使徒教會中的教義,主張和實踐,都有著嚴重的錯誤和矛盾。他自覺不能在神學院教授一些他自己不接受的,也不能引導那些信任他的神學生走上錯誤的路上去。在學期完畢後,他選擇靜靜地離去。後來他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離開方言運動的十七個原因」。其中第二個原因是,「不建全的聖經基根:關於聖靈的教義」。裏面提到他們錯誤地將教義建立在使徒行傳上。他要我們留心使徒行傳下列的四個特點:

第一:使徒行傳基本上是一部歷史書,不是教義書(Acts is primarily a historical book, not a doctrinal book.) ;
第二:使徒行傳記載從舊約到新約的轉變,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和教會的轉變(Acts is a record of transition from Old Testament to New Testament, from the Age of Law to the Age of Grace, the Church Age.);
第三:使徒行傳記載新約教會的開始(Acts is a record of the Church’s beginnings.) ;
第四:使徒行傳的主要中心是使徒(Acts is a book that primarily centers around the Apostles.) 。

歷史上發生的事,不一定會再發生。歷史不能發展成為教義,或是成為每一個信徒都必須經歷和學習的。從舊約到新約轉變期間所發生的事,是按一定環境情況所需要而有。當真理建立後,事情不一定會再發生,也無必要成為以後教會的規範。另外,開幕禮往往是獨特的,是一次過的,以後不會重復發生,也不是後來要整天跟從的形式。使徒行傳中所記載的是神特特地為使徒們所作的印證。林後12:12節中「藉著神蹟奇事異能,顯出使徒的憑據」說明了這意思。

五旬節聖靈降臨和澆灌,表明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也就是恩典時代的來臨。那天所發生的聖靈降臨和澆灌,就像為教會而設的開幕禮(an inauguration event)。「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和「有舌頭如火焰」都是歷史,若果要成為信徒所追求的,聖經應會有明文的教導。

施洗約翰在福音書預言靈浸,主耶穌在世在和升天之前也一再應許靈浸。隨著事情的發展,靈浸在使徒行傳第二章發生,使徒們也被聖靈充滿,而聖靈賜他們說方言的恩賜,向不同地方而來的人作見證。後來靈浸在使徒行傳第十章和第十九章再次發生,兩次都沒有說到哥尼流和他的家人並施洗約翰的門徒被聖靈充滿,但他們也說方言。按使徒行傳15:8節所記,彼得從他們的戀知道神賜聖靈給他們,與給使徒們的一樣,以至他能在會議中住出強而有力的聲明。

使徒行傳第二章是一個開幕禮,迎接律法下的人進入教會,使徒行傳第十章是接納律法外的人進入教會,第十九章卻是印證悔改的洗並不足夠。除此以外,在使徒行傳中,雖然不斷記載有人信主,但再沒有提到靈浸和說方言一事。按林前12:13節,靈浸並不是沒有發生,只不過是默默地在人信主時在靈裏的工作,不再有明顯的外在的明證伴隨著。

雖然如此,使徒行傳裏面充滿的是神的話語。所記載的歷史不一定再發生,但在歷史中所啟示的神卻仍是活的,也同樣帶著豐富的恩典和恩賜住在每一個重生得救的人心裏。使徒行傳中所記載的話語,在神慈愛的手底下常動工在那閱讀使徒行傳的人心中,你和我都曾經有這經歷,不是嗎?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請不要看錯,我們並不是貶低使徒行傳,聖經沒有使徒行傳不會完全。我們只是將它裏面的歷史放在應有的位置上。使徒行傳與其它聖經一樣,是神的話語,裏面同樣有生命,有神。
----------------------------------
1 from Nave’s Topical Bible Reference System
2 Alferd H. Pohl的文章可以在這網址看到:http://www.wayoflife.org/fbns/17%20Reasons/17Reasons18.htm

初稿:2003年7月25日
第一次修改:2004年3月21日 最後修改:2009年9月27日

[回到靈恩運動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