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分享 發佈日期:二零零六年七月三日 


       主頁/靈修小品/教會歷史/苦難時代(一)

這個網頁

福音園地

聖經介紹

讀經之路

靈修輔讀

查經指南

研經筆記

靈修小品

真理分辨

譯本比較

 [回到主頁]   [回到教會歷史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   [聯絡我們]

 

苦難時代():外患

 

當教會開始建立,神的兒女也就開始受逼迫。首先逼迫是從猶太人而來。在64ad時,羅馬帝國也開始加入逼迫的行列。直至135AD,猶太人巴爾科克巴在巴勒斯坦的叛亂,導致猶太人分散天下。從那一天開始,教會所受的逼迫,只有一個來源,就是羅馬政府。

 

逼迫的日子不會長久。主曾對士每拿教會的使者說,「你們必受患難十日(啟2:10)。」逼迫的日子,總會有結束。在313AD,當君士坦丁大帝掌管東羅帝國時,發出了米蘭諭旨,聲明「准許基督徒和一切所有人,對於選擇宗教有完全的自由」。米蘭諭旨被稱為基督教的大憲章(Magna Charts of Christianity),被認為人類歷史上一重要文件。

 

下面就是這時代(64AD-313AD)羅馬政府給基督徒逼迫的一些簡單記錄和感想。

 

受逼迫的原因:成聖的生活

 

自從彼得向哥尼流傳道和保羅外出旅行佈道,福音就從耶路撒冷傳播到當時的地極西班牙。教會在各城裡紛紛建立。這些神的兒女常常聚在一起,擘餅祈禱講道。他們渴望主回來,又承認接受主耶穌和認罪悔改是人類惟一的拯救。他們熱切傳福音,凡信主的,都受浸加入教會。而教會人數不斷增長,連軍隊和皇親國戚也有基督。在羅馬政府眼中,他們應當被嚴嚴監視,誰知道他們有沒有政治企圖。

 

這些基督徒,有別於別的宗教的跟從者。他們稱自己是神的兒女,不單熱心勸人信主,他們還過著一種與羅馬人不同的生活。他們看重聖潔,與世俗罪惡分別。有節制,與羅馬人那放縱的生活互不恊調。他們不看戲,不加入遊行,不參加公共的宴會,不進入競技場,也不用香料裝飾身體。以上種種原因,造成羅馬政府對他們的逼迫。

 

第一次逼迫:尼祿(Nero37-68 AD

主後64719羅馬城發生的大火,羅馬皇帝尼祿將大火原因,推在基督徒身上。該場大火,燒了六天,大半個羅馬城陷於火海。為了將責任轉移,他用了殘忍的方法逼害基督徒。例如使基督徒穿上獸皮,扮作野獸,然後讓獵犬將他們活生生地咬死。另外用乾草把他們捆起,制成火把,入夜後在花園中燃燒,照亮園游會。相傳在尼祿的迫害中,彼得在64AD倒釘十字架而死,保羅則在66AD殉道。這一次的逼迫,並不普及全國,在他死後,逼迫也相繼停止了。在維斯帕先(Vespasian68-79A.D.)和維斯帕先的兒子提多(Titus,79-81 AD)的統治下,基督徒有十多年的時間平靜。

 

再受逼迫的原因:奉獻的生命

 

在羅馬人以國家為至上的觀念底下,基督徒有一些行為和他們產生對立。雖然基督徒都守法,但有時候,他們順從神多於順從國家。他們違反羅馬人的常例,不向國王的像燒香獻祭,不將花圈放在墳墓上。他們不控訴人,若果與別的基督徒有爭執,他們大多忍耐和忍讓。在不得以的時候才到教會尋求審判。他們絕不會到羅馬法庭尋求審判。個別基督徒也不當兵。所以羅馬人鄙視基督徒。

 

羅馬人講求法律和序秩。基督徒中間卻常有所謂的「神蹟奇事」。還有那些相信和跟從耶穌的,大多是低下階層。羅馬人認定他們迷信低下。這些基督徒接納奴隸加入教會,又給他們自由,被羅馬人看為對他們社會制度的威恊。所以在一段平靜的日子過後,逼迫仍然相繼而來。

 

第二次逼迫:多米田(Domitian, 51-96 AD )

多米田他一反羅馬惯例,不待死後就加封自己為神。在死前已頒令人民以「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來稱呼他。當基督徒不肯稱他為神的時候,他就大规模拘捕和殺害他們,甚至連他信主的表弟和表弟的家人也不能幸免。使徒約翰也被他放逐到拔摩海島上。這一次的逼迫,也隨著多米田被刺殺而停止。約翰也隨後獲釋,那時他已經97歲。

第三次逼迫:他雅努(Trajan, 53-117 AD

他雅努沒有宗教熱誠,也不願意人民把他當作神明看待。所以羅馬政府對猶太教及基督教的迫害減少了。雖然如此,他仍维持逼迫基督徒的政策,在不經意中還為逼迫制定了一套程序。他首先用禁止秘密集會的法律來禁止基督教,然後基督徒若被舉報,他要向羅馬皇帝的像奠酒獻祭,不然便遭處决。在115 AD安提阿的主教伊格那丢(Ignatius of Antioch, 35-107 AD)殉道。

 

伊格那修(Ignatius,  35-107 AD)是安提阿的主教。在他雅努時(Trajan, 115 AD) 被羅馬政府拘捕和押赴羅馬,最終被投入劇場被獅子咬死(115AD)。在前赴羅馬途中,雖然受到嚴密的看管,他還傳講神的道、勸勉信徒,使所經過的各教會得到堅固。當他到達士每拿的時侯,他寫信給在羅馬的教會,要求他們不要救他。他樂于殉道,這是他最羨慕和盼望的福分。他說:「現在我要作主的門徒了。無論是可見的或是不可見的,我都不計較,只要能贏得基督,讓火和十字架、讓大群野獸來吧!讓他們打碎我的骨頭、撕裂我的四肢、粉碎我的全人,讓撒但一切的惡毒臨到我吧!真願如此,只要我能贏得基督!」最後他被判鬪獸。當聽見獅子吼叫時。他說:「我是一粒基督的麥子,野獸的牙齒要來磨碎我,我將會被制? ??純潔的麵包。」

 

第四次逼迫:哈德良(Hadrian, 117-138 AD

哈德良繼續奉行逼迫基督徒的政策。在位年間,發生了猶太人暴亂。因此他視猶太人為「制造麻煩的人」。在117 AD,他禁止猶太人行割禮、守安息日和公開誦讀律法書等。 132AD猶太人巴爾科克巴(Barcocheba)(意即星之子2417)假冒彌賽亞,帶領成千上萬的猶太人叛變。在135AD,羅馬政府攻佔耶路撒冷和他們的堡壘,剿滅了50萬以上的猶太人。耶路撒冷也被重建為一異教之城,在聖殿的舊址上也了建造偶像Jupiter(木星)的殿。猶太人不准居住在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地。從此猶太人散居天下(英文稱為Diaspora),但因為基督徒在此次叛變中保持中立? ?哈德良特許基督徒繼續留居耶路撒冷。從此耶路撒冷猶太人教會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外邦人的教會。自此以後,猶太人更加仇視基督徒。但他們卻失去了逼害基督徒的權柄

 

第五次逼迫:皮雅斯 (Antoninus  Pius138-161 AD )   

皮雅斯是一位溫和的皇帝,他奉行他雅努逼害的政策。當他在位之際,羅馬帝國遭逢一些災難,結果民眾彷效尼祿,將責任推在不繼續逼害基督徒的政策上。結果在政府的容許底下,人民便相繼攻擊基督徒。示每拿的主教坡旅甲便是在皮雅斯大帝統治下殉道。

 

坡旅甲(Polycarp,  70-155 AD)是示每拿的主教,使徒約翰的門生。當坡旅甲被解赴競技場時,示每拿巡撫見他年老,願意救他,就給他一個機會,只要他在眾人面前否認基督,他便獲得釋放。坡旅甲卻回答說:「86年來我一直事奉主,衪從未虧待我,我怎可現今羞辱衪呢?」巡撫嚴厲的說:「那我便將你丟給野獸吃。」坡旅甲回答說:「將你的野獸放出來吧!」巡撫說:「你輕視野獸,我就把你燒死。」坡旅甲平靜地說:「你不需要用火嚇我,那火充其量燃燒一小時,你卻不可忘記地獄的火是不滅的。」巡撫轉向擁擠著的市民大聲說:「他承認自己是基督徒!」他們就把他綁在木柱上。坡旅甲說:「不用綁我,那位賜力量的,必堅固我,使我站立得穩,使我能忍受火燒。你們不用釘我,我必不從柱子上走下來。」他們就把他捆在木柱上。坡旅甲禱告說:「父啊,感謝你,你使我配列在殉道者之中。」他剛說完了,官長點起火。坡旅甲就這樣殉道了。

 

第六次逼迫:馬可奧熱流(Marcus Aurelius161-180 AD

馬可奧熱流的時侯,乃是教會一個多難的時期,並且也是羅馬帝國走向衰微的開始。他在位年間,帝國遭逢有史以來的地震、水災、瘟疫和火災等。與以往相同,基督徒被指為災禍的根源。加上馬可奧熱流素來以基督徒為愚昧的人,並且對他們特別憎惡,所以容許人民自由攻擊基督徒。這次的迫害確實比從前的更加厲害。雖然馬可奧熱流曾收到基督教教父的辨護書,他充耳不聞,置之不理。他建立了一種密探制度,以嚴刑拷問基督徒。以辯道見稱的教父猶斯丁(Justin Martyr)即在此時殉道(166  AD)。馬可奧熱流之後,除了在瑟維如斯? ?間(Septimus  Severus, 193-211 AD),即202 AD 曾有一次大逼迫外,基督徒在那時間享受了一段半靜的時光。在202 AD那一次逼迫,里昂主教愛任紐(Iraneaus of Lyon)為主殉道。

 

愛任紐(Irenaeus,  115─202 AD)   生于小亞細亞,為士每拿主教坡旅甲的學生,後來成為高盧(法國中南部) 里昂的主教。他著重於抵抗異端,特別是諾斯底主義。他在基督徒訓練上甚有貢獻。他所著而現今還存留的有「反異端」和「使徒教導辯証」。前者力斥出現在那個地區的諾斯底主義。後者為基督徒訓練手冊。他以聖經和教會的教義為基礎,証明基督教的基本信仰是舊約的延續。202AD他為主殉道。

 

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  100─166 AD是由異教歸信基督的人。他在以色列地出生,在希臘教育下長大。家境富有,生活無憂,成為一名哲學家。他原想從各種各樣的哲學中尋求真理。但是有一天,當他獨自在以弗所的海畔沉思,碰見一位老者,在他指點下從聖經中找到真理,從此成為基督徒。他是這時代最著名的「護教者」(Apologist),是最早的一位希臘(以希臘文著書)教父,一位先驅者和創新者。他曾上 書皇帝,也和猶太教士答辨。166AD,在羅馬被馬可奧熱流斬首殉道, 因此他被稱為「殉道者游斯丁」。

 

 

受逼迫的原因:羅馬人的愛國心

 

馬人素來以國家為中心,以國家為本,就像現今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一切以國家人民利益為於歸。自馬可奧熱流以來,羅馬帝國走向衰微。北方蠻族興起,帝國屢受攻擊。加上天災和內戰分裂的威脅,羅馬人意志低沉。所以在220 AD250 AD這三十多年間,逼迫平静下来,教會稍得喘息的機會。248AD那一年正是羅馬城建城千禧年紀念,羅馬人的愛國心重新再被挑起。基督徒再次面對逼迫。但不幸的是,因為平靜的日子太過長久,很多基督徒在這次逼迫中不能站穩。這一次的逼迫,可算是羅馬帝國第一次對基督徒有系統和普及的逼迫。

 

   第七次逼迫:德修(Decius, 249-254 AD)

羅馬人將一切患難的原因推在因為他們停止了對基督徒的逼迫。所以在250AD,德修出令所有基督徒要放棄跟從耶穌基督。每一位市民都要到神廟向羅馬諸神獻祭,並且取得一張由政府發出的証明文件。任何公民若沒有攜帶這份文件,一經查實,便會立即被政府拘禁。違者初犯警告,再犯就被殺害。當日耶路撒冷及安提阿的主教在這逼迫中遭殺害。亞歷山大教父俄尼根,也在251AD殉道。

 

俄利根(Origen,  185-254AD生于亞歷山大一個基督徒家庭,父親是一位希臘人基督徒。在父親影響下,他在202-203年間信主。他對聖經甚有領悟,過的是極端禁慾的生活。他靈命高深,心靈純潔,志向高尚。他常充任教師,教導初信的人,後來也教導有深度的信徒。但是遭亞歷山大主教敵視,被迫移居以色列地的該撒利亞。他常被別的教會邀請講道,也為眾教會排難解紛。在251AD羅馬皇帝德修年間的迫害,身受重傷,254AD在推羅殉道。

 

第八次逼迫:瓦勒良(Valerian, 253-260 AD

瓦勒良繼續遵行德修的政策,嚴厲迫害基督徒。他禁止聚會,處死教會的長老和主教。在這次迫害中,迦太基的主教居普良(Caprian of Carthage)殉道。 260AD,波斯擊敗羅馬,瓦勒良被俘虜,迫害也隨之告終。

 

居普良(Cyprian  of  Carthage, 200-258AD在北非首府迦太基(現今北非突尼西亞)出生。46歲時信主,為拉丁(以拉丁文著書)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 160-220AD)的門生。信主兩年後即任迦太基主教。在250AD德修頒佈諭旨要處死所有主教時,他因藏匿而幸免于難,但惹來眾教會領袖的指責。當主教們要嚴懲背道重返教會的人,居普良接受他們,還發証書饒恕他們的過犯,引致很大的危機。在257AD逼迫再來時,居普良挺身而出,結果被放逐在小城市過流浪的生涯。神在一次異象中,使他知道一年後將會為主殉道。他毫不恐懼,反而十分高興。在258914日,全教會的弟兄出席旁聽居普良的審訊。在審訊中居普良不肯變節跪拜羅馬神像,結果被判斬首示眾。他聽到判詞的時候,他回答說:「感謝神!」隨即脫去自己的衣服,跪下祈禱,又? ??著自己雙眼,讓劊子手施刑。在場的眾弟兄深受感動,齊聲喊說:「讓我們與他同死吧!」

 

諾窪天派(Novatian

 

諾窪天並不是諾窪天派的創始人,他可能是當這一派的領導人之一。當教會遭受逼迫,有弟兄在信仰上退後。當逼迫過後,這些叛教的人重新起來,要求教會接納他們。教會應否接納他們?若果按聖經原則,若果他們真的奧悔,他們應該得到寬恕和接納。

 

但當日羅馬的諾窪天堅持傳統教會的倫理准則,縱然他們有悔改的行,諾窪天仍然反對重新接納叛教者重入教會。他認為教會沒有宣告赦罪的權柄。他們的命運,應當留待審判的主作出定奪。那些反對教會重新接納叛教者的人,選立諾窪天為他們的監督。結果當日他們一同被逐出教會。

 

最後和最大的逼迫

 

從瓦勒良被俘後,一直到303AD,基督徒再次享受了一種無間斷的安寧。在這段時間中。教會得到振興,並且建造了甚多設備完善的禮拜堂。但當丟克理田登位後,整個情況改變過來。

 

丟克理田是一位大政治家,改組了整個的政治機構和昔日的異教崇拜。他將羅馬帝國分為兩部份,各別由一位皇帝(Co-Emperor) 統治,在他底下有副官,名為Ceasar。這個改變,為後來君士坦丁認信預備了一個政治形勢,造成內戰。這個改變,也為整個羅馬帝國和中世紀的教會劃下雛形版圖。日後當君士坦丁從羅馬遷都到君士坦丁堡後,羅馬帝國分為東羅馬帝國(即拜占庭, Byzantime)和西羅馬帝國(即神聖羅馬帝國, Holy Roman Empire)。宗教上日後也分為羅馬天主教和東正教。這些留待國教時代再作討論。

 

第九次逼迫:丟克理田(Diocletian, 284-305 AD

295AD,他下令所有士兵都要獻祭。在296AD,他查封和焚燒基督徒在埃及亞歷山大的聖經和一切屬靈書籍。他開始在軍隊中逼迫基督徒。在303AD,丟克理田連發三道命令:第一道要毀壞一切基督教的建築物﹔第二道要監禁一切主教和長老﹔第三道要使一切基督徒受嚴刑。雖然丟克理田的妻子和女兒是基督徒,但他們也同受逼迫。

   

第十次逼迫:加利流(Galerius, 305-311  AD

在308 AD,加利流命令所有人要向羅馬的神像獻祭。市上出售的食物一律要灑上祭祀的酒,目的是迫使基督徒吃祭物,否則餓死。這次逼迫可算是有史以來最厲害的一次,但也是最後的一次。311AD加利流突患不治之症,十分痛苦。在病床上發出一道諭旨,准許基督徒恢復聚會,并請求他們為皇帝和元老院(Senate)禱告。在313AD,君士坦丁發出米蘭諭旨(The Edit of Milan),准許人民有宗教自由,羅馬帝國逼害基督徒的政策自此壽終正寢。   

   

他們勝過逼迫的原因

 

當教會與羅馬政府接觸,他們傾全力要征服教會。但從歷史中,我們知道弟兄姊妹沒有用武力抵抗或是反擊。他們效法主的樣式,「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53:7)。並且以伸寃在主,主必報應(12:19)為指引。在世人眼中,他們被殺,被驅逐,財產被充公,但是他們「雖至於死,也不顧惜自己的性命」,使他們沒有被征服。在這背後其實是神的靈運行在他們中間。他們在生命曾碰見過神和認識衪,也嚐過主恩的滋味。為此他們甘願奉獻自己,步上祭壇也在所不惜,知道今世的生命結束後,他們正是步入永遠的生命中。這不是損失,乃是得到。

 

結語

 

使徒約翰在啟示錄寫給七教會的書信中,第二封是寫給士每拿教會使者的書信。在這書信裡沒有一句責備的說話。這並不表示他和他所看守的教會完全和沒有瑕疵。主看重的是他們所受的苦難。主說:「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2:10)。」這一個時代神的兒女,確實站穩了。雖然有人跌倒,但整體來說,神的教會站穩了。逼迫不能勝過她,也不能毀滅她。相反她那受苦的見證,激動人心,引導未認識主的人去尋求那背後那使他們站穩的神。當前面? ?弟兄上了祭壇,後面的就補上去。神的道,就藉著生命,一代一代的傳遞下來。

 

那裡有逼迫,神就得勝。相反的那裡缺少了逼迫,教會見證的光就暗淡了。從下一個時代,我們可以看得更清楚。

 

初稿:2006617

第一次修改:2006626

 

 

[回到教會歷史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


福音園地 | 聖經介紹 | |讀經之路 |  靈修 | 查經指南 | 研經筆記 | 靈修小品 | 真理分辨 | 本比較

這個網頁 | 聯絡我們 | 連結 | 回到主頁 | 回到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