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分享 發佈日期:發佈日期: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 


主頁/聖經介紹/舊約概論/舊約的結束

這個網頁

福音園地

聖經介紹

讀經之路

靈修輔讀

查經指南

研經筆記

靈修小品

真理分辨

譯本比較

 [回到主頁]  [回到舊約導論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 [聯絡我們]

 

舊約的結束

瑪拉基和兩約之間

 

從第一本舊約經卷開始,大約相隔一千年。到了瑪拉基書的時候,舊約進入了尾聲。當先知瑪拉基的聲音消逝後,神再沒有發聲。祂再沒有啟示,也沒有興起土師、祭司、君王或是先知。神現在沉默了。衪一共沉默了四百年,直到某一天,商旅在曠野中聽見那穿著駱駝毛衣服,腰束皮帶的人,大聲宣講神悔改的洗禮為止。

 

當我們面對這四百年的沉默,我們應當如何反應?我們應否對神最後的聲音和所說的話語,加倍留意?事實上,對每一位渴慕神話語的人,和那願意聆聽祂的教導的人來說,他們必將祂最後的說話仔細回味,慢慢重覆思想,為要知道衪最後的心思如何。若果瑪拉基書是神在這四百年沉默來臨前的最後話語,我們豈不應將它仔細地閱讀麼,慢慢地揣摩麼?我們應否粗心大葉,將它置於腦後而不顧?

 

瑪拉基

 

. . . 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4:6)

 

聖經沒有任何有關先知瑪拉基的背景和寫作日期的記載。除了他名字的意思外,我們對他一無所知。瑪拉基原文意思是「神的使者」。他被稱為未後的先知,也被稱為審判的先知。在瑪拉基書中所表現的先知瑪拉基,是一位說話直接,毫不掩飾,也不留情面的先知。以色列人的心思說話,動作行為,他一一記錄和直說,並且加以駁斥,如同在肅穆的法庭上的講話。人每一個思想,每一個行動,都完全被揭露。神藉先知瑪拉基對所有以色列人的思想和行動,宣佈了責備和審判。但所宣佈的責備和審判中,卻明顯地帶出了神的預言和祂給予人類最後的一個應許。這最後的應許,與神的第一個應許遙遙相對。彼此相補,彼此解釋。將神的計劃進一步顯明。

 

傳統以來,猶太人和教會都接受瑪拉基是舊約中最後的一位先知。他在尼希米之後才出現,有人將他的出現定在397BC。尼希米在聖經中最後一次的出現,是在他結束回國謁見亞達薛西,重回耶路撒冷的時候。那一年正是430BC,記載在尼13:6-7節中。兩者間相距大約三十年,在時間上,足以使以色列人敗壞到如同瑪拉基書中所記載的情況。那時以斯拉和尼希米己經離世,否則他們必不容許以色列人落在這景況中。猶大省長(1:8)也必另有其人,否則他必拒絕以色列人的禮物。另外,在但以理書第九章「七十個七」的預言中,提及「七個七」和「六十二個七」。聖經在兩者中間並沒有提及任何事情。從但9:25節可以知道,這「七個七」是由「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計起。那一年正是亞達薛西二十年尼散月,即445BC三月十四日。「七個七」年後,就是397BC。所以,有人將397BC定為瑪拉基書的寫作日期。

 

瑪拉基書中有一強烈特色。它的文體格式,是以當日希臘古典時期所流行的「問答」或是「對話」方式所寫成,有人從瑪拉基書中找出六次「對話」,也有人找出七次「對話」。現今將那六次的「對話」分列如下:

 

對話

神說

 

以色列人說

神的回應

 

第一個對話

(1:2)

 

「我曾愛你們。」

「你在何事上愛我們呢?」

神揀選以色列(1:2),證神愛他們。

 

第二個對話

(1:6-7)

 

「兒子尊敬父親,僕人敬畏主人;我既為父親,尊敬我的在哪堜O?我既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堜O?」

 

「我們在何事上藐視你的名呢?」

以色列人將污穢食物獻上(1:7-8),就是藐視神。

 

第三個對話

(2:13-14)

 

「你們又行了一件這樣的事,使前妻歎息哭泣的眼淚遮蓋耶和華的壇...

 

「這是為甚麼呢?」

以色列人所行的是休妻和以強暴待妻(2:15-16)

 

第四個對話

(2:17            )

你們用言語煩瑣耶和華

 

「我們在何事上煩瑣他呢?」

以色列人說:凡行惡的,耶和華眼看為善(2:17  )。以色列人以此煩瑣神

 

第五個對話

(3:7  )

 

「從你們列祖的日子以來,你們常常偏離我的典章而不遵守。現在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

 

「我們如何才是轉向呢?」

 

神要的回轉是:不要奪取神的物,當納的就該獻上(3:8)

 

第五個對話

(3: 8 )

 

「人豈可奪取神之物呢?你們竟奪取我的供物。」

 

「我們在何事上奪取你的供物呢?」

人若納上當納的,他必不缺乏(3:10)

第六個對話

(3:13            )

 

「你們用話頂撞我」

「我們用甚麼話頂撞了你呢?」

人以這話頂撞神:「事奉神是徒然的,遵守神所吩咐的,在萬軍之耶和華面前苦苦齋戒,有甚麼益處呢?」(3:14)

 

 

在瑪拉基書第一和第二章中,瑪拉基只以當日以色列人的罪惡來責備他們。在第三和第四章中,他卻提及神的審判即將臨近,並且那日是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這一日,早在以色列亡國之前己經預言,現今在猶大亡國之後還再提及。明顯表明先知們所說的,這「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並不是以色列亡國或是猶大亡國的日子。另外從歷史看見,撒迦利亞所預言的,又沒有在70AD耶路撒冷被毀時出現。所以這「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必是將來才會發生的日子。

 

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預備道路。你們所尋求的主必忽然進入他的殿;立約的使者,就是你們所仰慕的,快要來到。」(3:1)     

 

「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堨h。」(4:5)

 

在「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瑪拉基預言先知以利亞必然回來,主耶穌也必忽然回來,進入他的殿中。只是,聖靈沒有使舊約的先知們清楚看見,主耶穌的降臨有兩次。第一次的降臨是以受苦的彌賽亞身份來到。在衪面前的先鋒「以利亞」,就是施洗約翰(17:12-13)。主的第二次降臨,是以榮耀的彌賽亞身份降臨,那一次,會有一位更重要的「以利亞」(11:3-7)為祂的先鋒。

 

「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在各處,人必奉我的名燒香,獻潔淨的供物,因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1:11)

 

在第一次的降臨和第二次的降臨中間,主耶穌會在外邦人中建立衪的教會,並在外邦人中傳揚祂的名。但神的的名在外邦中真正被尊為大的時候,卻是在祂的第二次降臨以後,在千禧年國的裡面。

 

那時,敬畏耶和華的彼此談論,耶和華側耳而聽,且有紀念冊在他面前,記錄那敬畏耶和華、思念他名的人。萬軍之耶和華說:「在我所定的日子,他們必屬我,特特歸我。我必憐恤他們,如同人憐恤服事自己的兒子。」(3:16-17)

 

無論對當日的以色列人或是今天神的兒女,瑪3:16-17節是何等寶貴的應許。在「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神必將「善人和惡人,事奉神的和不事奉神的,分別出來」(3:18)。那些惡人和不事奉神的人,曾經「褻瀆耶和華所喜愛的聖潔」(2:11),他們就被丟棄。但神看那「敬畏耶和華、思念他名的人」為寶貴。「他們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65:24)

 

兩約之間的預言

 

當瑪拉基過去後,以色列人中間再沒有先知出現。相信他們中間仍有假先知的不斷出現,但整體的以色列人,卻沒有接受他們是神所差派的。從那時候開始,先知的職份沒有繼承人。並不表示這時期沒有人起來領導以色列人,也不是沒有人寫下一些令人看重的作品。這時期有偉大的以色列領袖如瑪迦比的出現,也有無數的作品如次經出現。但沒有一人被認定有屬靈的位份,也沒有一本作品被認為有聖靈的印證。

 

和以往的時代比較,注目仰望神的人都會發覺,就如我們今日所說的,神沉默了。衪離開了。但是今天我們卻可以知道,神並不真正離開了。祂的確是沉默了,但衪沉默的時期,會在四百年後那曠野的呼聲中結束。這是施洗約翰的呼聲,他的呼聲將會揭開新約的序幕。

在瑪拉基和施洗約翰之間的四百年,被稱為兩約之間(the Intertestamental Period),兩約就是新約和舊約。這段時間也稱為沉默時期(the Silence Period),或是黑暗期。在這段時間中,神不單沒有啟示,衪也沒有興起衪任何的僕人,在以色列人中作帶領、拯救或是指責的工作。

 

雖然如此,這時期中所發生的事,卻在但以理的時代,神已經告訴了他。並且在靈感和默示底下,神要他寫成但以理書。現將歷史中所發生的事,如何應驗但以理書中的預言,一一在下面列出:

 

第一:    毁滅瑪代波斯帝國的希臘帝國,就是但2:32節中那大像的銅肚銅腰,也是但7:6節中有四個翅膀的豹,和但8:5節的公山羊。而且希臘的名字也在但10:20節出現。

 

第二:    當希臘帝國在強盛的時候,亞歷山大大帝就在壯年的時候離世。希臘帝國也被他手下四員大將分裂割據。亞歷山大大帝就是但8:5節公山羊的大角。他手下四員大將就是但7:6節中那有四個翅膀的豹,也是從折斷的大角中出來的四個非常的角。而亞歷山大大帝的突然死亡和希臘帝國的分裂,清楚在但11:2-4節中預言了。

 

第三:    這四員大將分別擁有自己的國。其中一位佔據了埃及和南敘利亞,包括了聖地巴勒斯坦。這一位王稱為多利買(Ptolemy),他是四位王中位於最南邊的一位王。另外有一員大將得到了北敘利亞和西巴北倫的大部份的地方。這位王稱為西流古(Seleucus)。因他位於聖地北邊,是為北方王。南方多利買王朝和北方西流古王朝,成為但11:5-45節南北二王爭戰的背景。

 

第四:    南方多利買王朝和北方西流古王朝,常常爭戰。聖地巴勒斯坦成為兩國的戰埸和爭奪對象。北方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二世(Antiochus II)同意娶多利買的女兒,條件是要得著聖地為禮物,正如但11:6節的預言。雖然他的計劃最终失敗,但北方西流古王朝在204BC重創南方多利買王朝,並且佔領耶路撒冷。

 

第五:    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極力推動聖地希臘化,當他與多利買王朝戰爭失利,他遷怒於耶路撒冷的猶太人。他將他們賣為奴隸,折毁城墙,掠奪聖殿,改為奧林匹克丟斯(Olympic Zeus)廟,更在168BC十二月十五日於聖殿祭壇上設立偶像,十日後為偶像獻上一頭牝豬。這正是但11:29-31節所預言的。

 

第六:    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對聖地的統治,正是但8:9節中的小角。這小角最終是敵基督出現的預言,超越了兩約之間的歷史。

 

第七:    安提阿哥四世的統治激發了瑪他提亞(Mattathias)的叛變,他其中的一個兒子就是瑪加比(Maccabes)。猶太人戰勝西流古王朝得到獨立,並且在139BC得到羅馬承認和支持。這正是但11:32-35節的預言。

 

第八:    166BC開始,直到63BC這段時間稱為哈斯摩寧時代(Hasmonean Period)。在這段時期的未段,猶太人和敘利亞人都發生嚴重混亂,羅馬帝國龐貝派兵佔領耶路撒冷。自64-63BC,羅馬帝國成為以色列的統治者。羅馬帝國就是但2:31節那大像的鐵腿。

 

雖然但以理書中的預言,在兩約之間的歷史中不斷應驗。但它們最終的應驗,仍在末日的敵基督身上。

 

兩約之間的政治與聖地

 

以色列人在兩約之間的歷史,並沒有多大的資料可供使用。自尼希米和瑪拉基之後,到主前二世紀的中間,他們的歷史幾乎空白。在進入哈斯摩寧 (Hasmonean) 時代後,以色列人的歷史,重新開始記載在猶太人歷史學家約瑟弗的書中,和次經中的馬加比一書和二書,另外也有記載在一些希臘和拉丁文的書籍中。

 

兩約之間的歷史,大約四百年。在這時期的開始,猶太人是在波斯王的統治底下。在聖地的猶太人和散居在波斯一百二十省的猶太人數相比,簡直是鳳毛鱗角。當日回歸人口總數,不多於六萬人。這些回歸的猶太人,在聖經的預言中稱為「遺民」或是「餘種」(remnants)。他們一直生活在波斯帝國底下,直到333BC為止。波斯人相當優待猶太人,也尊敬他們的祭司。波斯人容許大祭司在宗教和民生上對猶太人有部份自主權。在這時期中,在以法蓮山地裡,有一批在猶太人眼中稱為「撒瑪利亞人」的人形成了。他們是在亞述毀滅北國以色列時遷入的外邦人和以色列人的混血後裔。他們在撒瑪利亞建立自己的廟宇,宣稱敬拜應在撒瑪利亞山上進行(4:20)。從那時候開始,猶太人被撒瑪利亞人一分為二,成為南北兩部份。南邊是猶大,北邊是加利利。

 

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擊敗波斯後,在333BC佔領了聖地。在他出兵攻打耶路撒冷以先,大祭司己經穿上禮服出降,並且向他宣讀但以理書中一段有關一位希臘王推翻波斯國的歷史。自此之後,亞歷山大大帝加倍優待猶太人,准許他們遷居和自由出入他在埃及所建的亞歷山大城。那裡的猶太人可以擁有希臘的公民權力。亞歷山大城成為猶太人在耶路撒冷以外的另一個中心,它在猶太人中散播著希臘的文化思想。主前二至三世紀,相傳在亞歷山大城說希臘文的七十二位猶太人,用七十二日將希伯來文舊約翻譯成希臘文的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這七十士譯本在主耶穌的時代相當流行,也可能是主所用的聖經。

 

亞歷山大的希臘帝國只維持了短暫時間。亞歷山大在三十二歲(322BC)時突然死亡,希臘帝國一分為四。經過一連串的爭戰,聖地和耶路撒冷落在統治埃及的多利買王朝手中,直到204BC。雖然猶太人起初遭受壓迫,但後來情況得以改善,七十士譯本就在這段時間譯成。在聖地和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在大祭司的治理底下,繼續享受自主的特權。猶大公會也開始成立,成為輔助大祭司的議會。後來的主耶穌就是被公會和大祭司審判,交付羅馬人治死。這時的聖地,在204BC時,已經分為五個省區:猶大,撒瑪利亞,加利利,比利亞和持拉可尼,直到主耶穌的時代。

 

204BC,另一位從希臘帝國分出來統治敘利亞和西巴比倫的西流古王朝,進攻埃及,奪取了聖地和耶路撒冷。西流古王朝的統治者對猶太人苛刻殘暴,從204BC165BC,可算是猶太人最悲慘的時期。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極力推動聖地希臘化,最終導致帶著自由思想希臘化的猶太人與極力保持傳統的猶太人彼此仇視,互相謀殺。170BC安提阿哥被埃及打敗,就利用他們之間的鬭爭,在168BC十二月十五日污穢聖殿,以發洩他心中的憤恨,結果卻激發起瑪他提亞(Mattathias)的叛變。

 

瑪他提亞是一年老的祭司,他五位兒子中的一位名叫猶大,後來稱為馬加比,希伯來文意思是「大鐵鎚」。瑪他提亞激勵猶太人反對統治者和偶像,定意恢復猶太人的真宗教。他死後馬加比領導叛軍。在165BC他重新佔領耶路撒冷,並且重修聖殿,在十二月十五日修成和重行祭祀。自此這一天成為猶太人的修殿節。在馬加比死後,他的弟弟約拿單繼任,集大祭司與統治者在一身,產生哈斯摩寧時代(Hasmonean165-63BC)。這時代的特色,就是大祭司與統治者同是一人,在宗教和政治上為領導者。

 

63BC,主耶穌時代大希律(Herod the Great)的父親,以土賣人安提帕特(Antipater),與羅馬將軍龎培合謀,圍攻耶路撒冷,至終將它攻陷。猶太人的獨立全被粉碎,哈斯摩年時代結束。安提帕特得著羅馬人的信任,被凱撒大帝委任為猶大省代理人。而安提帕特則指派希律統治加利利。後來巴勒斯坦暴亂,希律到羅馬取得羅馬人信任。在羅軍隊支援下,他平定暴亂,滅盡哈斯摩寧家族,後來他被委任為猶太人的王。他生性殘酷多謀,把自己的妻子、兄弟、岳母都殺了。但他卻為了取信於猶太人,他為他們重建聖殿,修飾耶路撒冷。他治理猶大(37BC-6AD),直到主耶穌出生的時候。

 

兩約之間的宗教

 

自從猶太人彼擄回歸,他們首先除掉的,就是拜偶像的陋習。後來面對撒瑪利亞人,西流古王朝的逼迫,和希臘文化的冲激,猶太人重新對律法產生莫大的熱心。加上了他們對彌賽亞熱切的盼望,在回歸後出現的「猶太教」得以鞏固。

 

自從所羅巴伯開始,猶太人定立了新的敬拜程序,與以往的不同。他們雖然完全丟棄偶像,但為了面對外敵和內部志氣消沉的同志,同時又要堅持早輩傳下來的猶太主義,他們進行許多決斷性的改革。形式主儀被高舉,經文字句的表面字義被確認,律法的評論、解釋和附註,不單產生了口傳律法,也產生了規條。傳統取代了真義,本來順從律法的,改為順從傳統和規條。猶太教正式成立了。

 

在哈斯摩寧年代,猶太人產生了大量文學,其中十四卷,被稱為次經(Apocrypha)。它們被猶太人尊敬,卻不能與希伯來文聖經相比。Apocraypha即隱藏之意。次經中雖有善言,但也有錯誤的地方。它們出於人意,不是出於靈感。舊約全是希伯來文,只有少部份引用亞蘭文。而次經卻全是希臘文,只有少部份是希伯來文。在七十士譯本中,它成為希伯來文聖經的附件,卻不是希伯來文聖經的一部份。次經是在十六世紀中葉,在天主教的天特會議上,為了敵擋基督教(即更正教),而被納入正典。

 

兩約之間的宗教上的詳細改變,要留待新約概論時才作詳細討論。

 

 

初稿:2007826

 

[回到舊約導論目錄]     [上一篇] [下一篇]


福音園地 | 聖經介紹 | |讀經之路 |  靈修 | 查經指南 | 研經筆記 | 靈修小品 | 真理分辨 | 本比較

這個網頁 | 聯絡我們 | 連結 | 回到主頁 | 回到頁頂

-